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突然好想你 06

吃醋帆,中箭哈

05 太懒,以后只做一个链接了


06

 

斯雷因:

  你真的快把我吓死了你知道吗。负面情绪就要爆炸了。可是当你就在我眼前时突然一切都不重要了,只想拥抱你抚摸你亲吻你,要你把至今欠我的全部都还回来。

  等你可以进食了,我会做你喜欢的料理来的。真的很开心又可以做料理给你吃,快点好起来哦。

                                                伊奈帆

 

 

 

本来这只是个普通的早晨,刷牙洗脸做早餐,直到准备出门时伊奈帆的平静才被打破。

 

来自陌生地址的邮件。

 

From[未知]  

主题[无]  

详情[界塚先生,斯雷因很想见您,如果您愿意来稍后我将把地址传给您,祝好]   

 

斯雷因?伊奈帆拿着手机的手有点轻微颤抖,噼里啪啦地回复过去,几秒钟后对方传来市立综合医院的地址。伊奈帆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医院?斯雷因在医院?攥紧了手机,手比刚刚颤抖得更厉害。顾不上去车库开车,伊奈帆飞快地跑下楼立即拦了计程车赶去地址上的医院。

 

生病了?这个只知道为别人考虑笨蛋离开我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知不知道我会担心啊。或者是受伤了?莽莽撞撞地做了蠢事吗,又或者是出了什么意外?男朋友干什么吃的竟然让斯雷因进了医院。想到斯雷因的男朋友伊奈帆脸都要黑了,满心只想疯狂暴揍对方一顿。

 

计程车开得很快,冬天的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刺痛。

 

一向淡定的伊奈帆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飞奔过,跌跌撞撞地说了好几个“抱歉”。

 

消毒水的气味和白色的衣物让他很难受,一想到他的斯雷因可能正在受苦,自己也像吞了苦药一样。电梯缓缓上升,咚咚的心跳声在安静的环境里无限地放大,伊奈帆捏紧拳头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写着“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卡片插在门上,伊奈帆狠狠平复了几次呼吸,才用微微颤抖的手推开病房门。

 

看到斯雷因的时候伊奈帆悄悄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苦笑,原本没想好要用什么样子来面对他,现在倒好了,把人急火火地叫过来吓得心脏都快跳不动了,自己却在这儿睡大觉。

 

床上的人睡得很安详,脸稍稍背过窗户的方向。知道斯雷因睡觉怕光,伊奈帆贴心地走过去拉上了窗帘。

 

轻轻地在陪护椅上坐下,伊奈帆翻看了床头的住院记录。突发急性阑尾炎,入院前还有其他的药物治疗记录,凌晨两点送进医院来准备手术,家属手术同意书签字是“哈库莱特”。

 

家属。真是从没想过在这里签字的人会不是我。伊奈帆在心里自嘲道。

 

斯雷因的手背上插着针头,伊奈帆只有轻轻握住他细长的手指,可能因为一直暴露在空气中,手指有些冰凉,伊奈帆把手心贴上去想给它们增加一点温度。

 

“手心,有汗哦。”斯雷因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伊奈帆一瞬间心跳加快,差点放开了他的手。他抬头看向斯雷因,嘴唇和脸颊都没有血色,整个人都透出虚弱的气息,还对他努力挤出微笑。

 

“……你醒了。”伊奈帆也回应他一个微笑,“伤口痛吗?”

 

“还好。”

 

伊奈帆都做好了斯雷因会说好痛好痛伊奈帆你快哄我的准备了。有点心酸,他轻轻拉起斯雷因的手靠到自己额头上。

 

“别哭哦,一点都不像你。”斯雷因抬起手指安慰地抚摸着伊奈帆的眼角。伊奈帆闭上眼就放任斯雷因这样抚摸他的脸,从眼角到脸颊到嘴唇。突然摩挲着嘴唇的冰凉手指缩回去了,他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

 

伊奈帆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这是他第一次直面哈库莱特,所谓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一向温文尔雅的伊奈帆表现出了明显的不友好。气氛有点尴尬,伊奈帆黑着脸说要去找护士问问斯雷因的情况便同手同脚地出去了。

 

斯雷因幸灾乐祸地看他们大眼瞪小眼,说哈库莱特被伊奈帆讨厌了哟。哈库莱特无奈地回瞪他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你。”

 

伊奈帆从护士那里了解到,斯雷因在手术前四天就看过一次急诊,但他坚持保守治疗所以并没有手术,昨晚被哈库莱特送来时整个人都痛得不清醒了。

 

“听说是男朋友抱着他跑过来的哦,半夜两点多钟,这大冬天到医院的时候衣服头发都汗湿了,真羡慕啊,能做到这样的男朋友真是太赞了……”护士小姐眼神荡漾,伊奈帆只觉得有点噎人。

                                               

他一想到哈库莱特就来气。

 

 

 

 

伊奈帆:

谢谢你来看我,我以为哈库莱特不会同意我这么任性的要求,怎么说呢,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吧。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你,明明是我说要走,却又因为这样的原因擅自把你拉回来。但我很想见你是真的。

醒来就能见到你真好,伊奈帆。

                                               斯雷因

 

 

斯雷因在好几天前就觉得下腹有点隐隐作痛,任它痛了几天并没有太在意,直到哈库莱特来接他上班时发现痛得不能走路才在强烈要求下去医院看了病。阑尾炎早期,医生的建议是选择手术避免恶化,但由于组里要求这几天里就要交出结题报告了他不能耽误在住院上,所以选择了药物治疗。

 

不幸的是药物并没有控制住病情。半夜斯雷因被活生生痛醒了,连起来吃止痛药这种事都做不到。哆哆嗦嗦地摸到手机拨了几次才拨出哈库莱特的电话,说了句“疼得不行”就再也没力气了。

 

其实,他的第一反应是要打给伊奈帆。

 

后来的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他听到房东开门,哈库莱特好像把他抱起来了,然后非常冷,风很大,接着就是躺在病床上边哭边使劲拽着旁边谁的衣服说“我要见伊奈帆,让我见见伊奈帆”,也不知道满脸的眼泪是因为痛还是因为脑子里都是伊奈帆的脸。

 

醒来看见伊奈帆的时候斯雷因以为自己痛出幻觉来了,赶紧闭上眼,缓了一会儿回忆起了头天晚上的事情,还能清晰地感觉到右下腹的刀口痛。

 

“真的是伊奈帆他来看我了”这样的认知出现在斯雷因脑海里。偷偷睁开眼,伊奈帆在发呆,他的手正轻轻握着自己的手指,在空气里干燥了太久的手指能感觉到伊奈帆手心的湿度。

 

斯雷因还是有点紧张的,更多的是高兴。特别是看到伊奈帆看哈库莱特的眼神觉得更开心了,他的醋王伊奈帆简直不能太可爱。

 

伊奈帆走之后哈库莱特才回病房来,在斯雷因旁边坐下,问他打算之后怎么处理和伊奈帆的关系。

 

“看得出来,”哈库莱特说,“他真的很爱你,你也是,根本就放不下他。语言可以伪装,但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看了一眼床上闭着眼的斯雷因,哈库莱特叹了一口气:“别装睡,你这是在逃避问题。”

 

“要复合吗?”

 

“……我不知道。”斯雷因突然睁开眼,“现在我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TBC.


脑洞一时爽,开坑火葬场,ABO火坑逼疯我现在都还没有想好设定。。

双十一买买买已经剁手,今天开始过吃土生活耶

成都的天气太怪!!打字冷死!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