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带上你私奔

 界塚夫夫依旧是来秀恩爱的

 为了满足私心,各种捏造有,慎

 深夜脑洞,文笔乱,伊总亲得不好不要怪我

 恐同国家背景

 全文发生在桥洞,有野啪但我不会写~

 

以上都不介意者请继续吧☆
 

 题目改掉了~不喜欢之前的题目还是换个简洁明了的粗俗题目

带上你私奔

灰暗的天下着绵长的雨,在街道花纹繁复的地砖上积起一个个小水洼。雨水沿着哥特式大教堂的八角塔楼滑下,在楼体上留下深深浅浅的水痕,原本就老旧的建筑此刻显得更加沧桑。

 

 安静的雨夜里人声的喊叫尤为刺耳,四五支手电射出的光在雨幕中晃来晃去,照出了灰尘一样轻飘飘飞舞的细雨。

 

 “这边——这边——快——”领头的人喊叫着朝小巷子深处跑去,其余的也跟着噼噼啪啪踏破水洼跟过去。

 

 浅金色头发的少年靠在墙上撑着膝盖喘着大气,奔跑时溅起的泥浆弄脏了他精致的皮靴和剪裁得体的白色长裤,他也无暇顾及,听到有人追来的声音他慌乱地抬起头,看向停下来等他的男孩儿。

 

 对方向他伸出手,扯动嘴角露出勉强的微笑。他也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抓住对方,扣紧十指,继续在楼房间交错的深巷里逃命。和他牵着手的黑发少年一言不发,带着他在黑暗里七拐八拐,最后在一栋破楼背后找到了给水闸检修工人攀爬的工作梯。

 

 “斯雷因,从这边下去。”黑发少年轻声说道,拉着他的手让他先下。

 

 两人都着地后,一起钻进了隐蔽的桥洞中。这是座老式的欧洲古桥,桥墩是密不透风的石材,水闸也已经荒废,不会有人发现他们。

 

 “跟丢了?一群饭桶!去那边看看!”

 

 道德警察的声音朝相反方向远去,斯雷因才轻轻舒了口气,放松地把头靠在了身边人的肩上。

 

 两人都不说话,渐渐平息的呼吸声和水流的声音轻轻响着。一时间斯雷因觉得有些不满,他不想两人宝贵的独处时间浪费在沉默上,开口道:“伊奈帆……”

 

“斯雷因。”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斯雷因装作生气的样子鼓起腮帮子。被叫做伊奈帆的少年伸手环过斯雷因的脖子,捏着他的鼓脸,继续说道:“对不起,委屈你了。都是我的错。”

 

 “都说了多少次了这不是你的错!”斯雷因的语气带上了一点真正的怒意,“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选择在一起,哪里错了?”

 

 “你知道,我们的事情是不被允许的。法律,宗教,传统,道德。再下一层说,你是贵族,我是平民,即使是男女之间也饱受争议,更何况……”

 

 “闭嘴!”

 

 伊奈帆乖乖闭嘴了。

 

 他在桥墩的基石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招呼着让斯雷因坐在他身边。斯雷因气鼓鼓地跑过去分开腿坐在伊奈帆大腿上,张开双臂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刚刚淋了雨的头发还有点湿,水全部蹭到了伊奈帆脸上。

 

 感觉到伊奈帆也回抱住了他的腰,斯雷因轻轻在伊奈帆耳边说:“继续刚刚的,好不好?这次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热气哈在伊奈帆耳后,淋过雨的身体很凉,对热度更加敏感。

 

 伊奈帆应允般地捏捏斯雷因的腰侧,斯雷因会意地放松手臂,在他们之间留出一点空间。伊奈帆抬手掐住对面人精致的下巴,吻了吻他的嘴角,看到他脸上稍微有些害羞的红晕才吻上嘴唇。

 

 开始只是交换呼吸般的浅吻,有一下没一下地啄着对方的嘴唇,相互追逐着,吮吸着唇瓣。斯雷因悄悄睁开眼偷看伊奈帆,他已经这样做过很多次了,这种时候的伊奈帆眉眼间的柔情能够直接刺穿他的心。被爱着,斯雷因这样觉得。

 

 于是他伸舌头舔了舔伊奈帆的牙齿,伊奈帆便张开嘴迎接他。可他并没有在伊奈帆嘴里占据主动权,伊奈帆吸吮着他的舌尖,细细沿着小舌的轮廓舔舐,舌头很敏感,斯雷因心里有点躁动,不一会儿呼吸就乱起来,眼角泛红。伊奈帆完全占了上风,一只手扣住斯雷因后脑勺让彼此更加深入,另一只手箍紧了他的腰,两个人胸腹相贴,心跳重合在一起。

 

 斯雷因呼吸不畅,完全打开了口腔,伊奈帆顺着力度把两人的舌头顶进对方的口腔,带着斯雷因的舌头一阵搅合,混合的唾液沿着斯雷因的嘴角滑下来。

 

 “唔嗯……”

 

 斯雷因发出难受的声音,双手紧紧抓住伊奈帆的衣襟,腰肢也不自觉扭动起来。伊奈帆攻势正猛,依旧掠夺着斯雷因口里的氧气,亲吻的水声在隐蔽的桥洞里回响,撩得人心痒痒。

 

 “伊……嗯哈……奈帆……”

 

 斯雷因开始推搡伊奈帆的肩膀,猫眼石一样的青色眼睛渗出水光,伊奈帆知道这是斯雷因动情的表现,暗示着他虽然喘不过气来,但并不想结束亲密的事情。

 

 放开快要窒息的斯雷因,伊奈帆用拇指擦掉对方嘴边的水渍,继而又将他抱紧,亲吻着他的脖颈,双手轻轻揉捏着他的臀。贵族家的小少爷皮肤自然白嫩,很容易留下痕迹,虽然很想这么做,但伊奈帆还是忍住了,只是保持着一般的亲吻。

 

 “伊奈帆、伊奈帆……”斯雷因不停地呼喊他,他知道斯雷因很不安。

 

 今晚斯雷因是对父亲撒了谎才从家里跑出来见他的,他们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见过面了。好不容易在阴暗的角落里享受难得的接吻时间,却被巡逻的道德警察发现追赶,险些被抓住。同性爱人已经是被社会唾弃的存在,会令他们的神灵蒙羞,更何况他是特洛耶特家的少爷,和平民搞在一起更是罪加一等,民众会要求对他们处以最残忍的刑罚。

 

 偷偷摸摸地维持他们的地下恋爱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斯雷因的父亲似乎有所察觉,严格监管着他的行踪。斯雷因很害怕,他拼命告诉自己为了伊奈帆一定要勇敢一点。

 

 他们的爱不能被这个国家接纳。

 

 三年前伊奈帆和姐姐因为战争饥荒逃上邮轮来到这个大洋彼岸的国家,遇见了这个眼神清澈的小少爷,他喜欢听他讲东方的故事,喜欢他身上的东方香料味道,喜欢他好看的红眼睛。直到情不自禁的亲吻后他们才意识到已经触犯了禁忌,却不想放开彼此的手。

 

 古城静谧的雨夜,涨水的河流悄悄漫上河滩,一对年轻的恋人相拥亲吻彼此,天地为证,看起来真的很美,不是吗。

 

 “伊奈帆,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斯雷因把头埋在他的颈窝,软软的头发蹭得伊奈帆心痒。

 

 “斯雷因……”伊奈帆轻轻环抱斯雷因的背,“你回去吧。不要来见我了。”

 

 斯雷因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眼泪不受控制地“唰”地掉下来。伊奈帆掖起衣袖为他擦去眼泪,一边缓缓地开口:“我爱你,所以我想保护你。我们已经藏不住了,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知道,跟你死在一起有什么不好。这样我们就没人会把我们分开了。”斯雷因口齿不清地嘟囔着,低头抠着袖扣上镶嵌的昂贵珠宝。

 

 他们所在的城里曾经有一对努力抗争过的同性恋人,最终的结果依旧是被处以绞刑,尸体挂在城门上示众,直到被风干。那两人的年龄和他们相仿。在这个国家的宗教里,同性恋是对神性的亵渎,是污秽的罪行,无论是谁都不能被原谅。

 

 斯雷因拉下伊奈帆为他擦眼泪的手和他十指相扣,摩挲着对方的指尖。伊奈帆之前在铁器工厂里当学徒,手指上有一层薄茧,短短三年他已经是工程师助理了,斯雷因很骄傲,他的伊奈帆非常聪明。

 

 “红眼睛混蛋,你不喜欢我了要赶我走。”

 

 “别说胡话。”

 

 斯雷因撅起嘴不开心了,他只是想装怪让伊奈帆哄他,伊奈帆只是轻轻抱起他示意他从他腿上下来。伊奈帆转身背对着他,脸朝着宽阔的河面,他不知道伊奈帆现在是什么表情。

 

 他慌了神,他害怕伊奈帆真的赶他走,连忙从背后拉住伊奈帆的衣摆:“伊奈帆,是不是……是不是只要离开这里,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他感觉到伊奈帆怔了一下,说话的声音变得低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不是问句。

 

 “我知道。我们离开这里,我愿意当一个平民,住在破房子里我不介意,吃不饱饭也没关系,只要和你在一起,我都可以忍。我读过很多书,可以去工作,而且我们也成年了有很多权力做主……啊,怕暴露身份的话,我可以舍弃现在的名字,就跟你姓好了……或者我们逃走的时候我多带点财物兴许可以换一些钱……还有……”

 

 伊奈帆转过来,眼睛红得像血的颜色,表情是斯雷因从未见过的严肃,甚至有些可怕。

 

 别说了。再说下去,我怕我忍不住要带你走的冲动。“继续。”可他还是想知道斯雷因期望的他们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我想……我们也可以去当商人,我有一些值钱的东西足够我们开一间商铺了。我对商业还是有一点了解的……啊,或者我也可以去教私塾。总之,我不会成为拖油瓶的……伊奈帆,我爱你,我想跟你永远在一起。”

 

 来自斯雷因的表白,让本来就不坚定的伊奈帆更加动摇了。斯雷因小心地看了看他的表情,低头飞快地亲了伊奈帆。

 

 伊奈帆表情严肃地后退一步,和斯雷因拉开距离。然后郑重在他面前单膝跪下,拉起他的左手。

 

 “斯雷因特洛耶特。”伊奈帆说,“界塚伊奈帆在此起誓,我愿意娶你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你同住,在神面前和你结为一体,爱你、安慰你、尊重你、保护你,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你生病或是健康,贫穷或是富有,始终忠于你,直到你离开世界。”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闪亮的小东西,庄重地套进斯雷因的无名指。

 

 “你愿意在你以后的人生里,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不离不弃,陪伴我到离开这个世界吗?”

 

 斯雷因捂住张大的嘴,早就发不出声音了,只能拼命地点头。他透过自己模糊的视线,看到伊奈帆的眼睛里充满爱意。远处八角塔楼大教堂的灯光在雨中闪闪烁烁,见证了他们的誓言。雨下得更大了,但他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把伊奈帆拉起来,依偎在他怀里兴奋地审视着手指上的小东西。这实在是不能称作戒指,但做得非常精致,上面刻了他和伊奈帆名字的缩写。

 

 “抱歉,这只是我工作空闲时让铁匠大叔帮我打的,充其量只是个铁环而已。”本来还想说这原本不是想要送给你的,但看到斯雷因开心的表情伊奈帆又把半句话咽了回去。

 

 “以后……一定会给你买个更好的。”

 

 “最贵的是黄金吧。虽然很难买,但我会尽力的。”

 

 “等和平了,办个婚礼吧。你喜欢西式的?还是说对东方的婚俗也可以接受呢?”

 

 “你怕冷吗?我们从北边边境走,那里正战乱偷渡很容易。”

 

 “抛下一切跟我逃跑吧,斯雷因。去一个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没有人阻止我们相爱。”

 

 斯雷因一句话都没有接,只是在不停地点头。伊奈帆一直说一直说,斯雷因从来没有听他一次说过那么多话。最后伊奈帆也不说了,只是抱着他,就像抱住自己的整个世界。

 

 雨越来越大,雨珠打在石头上,打在草木上,打在地上的水坑里,发出深深浅浅的咚哒声。雨幕哗哗,却显得周遭更加安静,泥土和植物的香气弥漫开来,钻进鼻孔洗干净全身浑浊的感觉。

 

 斯雷因轻轻喘着气,裸露的后背在冷风里微微发抖,伊奈帆从后面拥住他,在白净的后颈上肆无忌惮地留下属于他的痕迹。

 

 “伊奈帆,我跟你走。”

 

 

END.

 

哥特式八角塔楼教堂是借用的德国科隆大教堂的特征,道德警察是伊朗有的职业,刑罚来自伊斯兰教教义和伊朗的真实事件,求婚誓词一半来自百度一半来自我的瞎编……还有什么其他的大概就是我的捏造了!

私奔台词当然是来自”小优抛下一切和我逃跑吧,到一个人类和吸血鬼都BALABALA……“

取题目困难,随意就好

 

时间可以理解成第二次工业革命后不久,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样子

 

大BUG和与事实不符的地方请装作没看见!只是秀恩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