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突然好想你 07

笨蛋情侣上线啦

话痨斯雷因出没


上章:06


07

 

斯雷因:

  来看你的时候没有碰到那个小眼睛混蛋真是太好了。虽然知道你已经不属于我,但我无法克制想要见你的欲望。

  你还会回到我身边吗?

                                              伊奈帆

  

 

后来几天伊奈帆还是每天都去看望斯雷因,可以进食了之后还给他带了最爱吃的鸡蛋卷。斯雷因吃鸡蛋卷时眼睛闪闪发亮,脸颊鼓鼓的,让人忍不住想捏两下。

 

伊奈帆还就真这么做了。

 

专心吃鸡蛋卷的人似乎是被吓到了,“啪嗒”一声筷子掉落在病床的活动小桌上,汤汁滴落在病号服的胸口。斯雷因慌忙捡起筷子,低着头寻找纸巾,伊奈帆只看得到他耳尖和露出的脖颈都染得绯红。

 

“抱歉,我……”

 

“没、没关系的!”斯雷因紧紧地抓着纸巾,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胡乱地在衣服上擦着。

 

他说的是汤汁溅到衣服吧,我想要道歉的是贸然摸了他的脸啊。伊奈帆有些无力地想到。虽然人家男朋友不在,但偷偷吃豆腐可能真是不太好。

 

说起来是每天都来看他,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斯雷因吃,伊奈帆看,也不聊天,只有偶尔的几句必须的语言交流。斯雷因吃东西的样子特别可爱,总是喜欢包很多东西在嘴里,像抢食栗子的松鼠,随着咀嚼的动作翘起的金发也跟着微微颤动。手指那么好看,却笨拙地拿不好筷子,手腕白皙,顺着看下去洁净的皮肤消失在病号服宽松的袖子里。

 

已经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反而像在猥琐大叔在视奸呢。明明该看不该看早就看完了,啊,不知道那个小眼睛混蛋已经看到什么地步了。

 

伊奈帆由视奸陷入了神游。老实说,他不知道斯雷因现在对他是什么样的看法。前任?缠人的前任?天天做饭跑来看他的前任?明明知道已经有现任还晃来晃去的前任?

 

他偷偷地瞄了斯雷因的脸。

 

除了赶来看他那天,斯雷因从未正眼看过他,虽然看起来从容地接受了他带来的鸡蛋卷,但从没看到过对方别开的脸上是开心还是其他的表情。为什么接受呢?是出于同情、怜悯,还是单纯的“普通朋友”之间的不拒绝?

 

如果当时开口挽留,斯雷因一定不会抛下我走掉的。

 

即使是当了第三者,也想把你抢回来啊。

 

 

 

 伊奈帆:

鸡蛋卷还是你的味道,我最喜欢的那种。哈库莱特说我每天见到你之前和见到你之后简直就是人格分裂,是吗?或许有一点吧,之前看到你就涌出的悲伤感情已经消失不见,每天都希望你来的时间快点到。

                                             斯雷因☆

 

 

 

  根据斯雷因对伊奈帆生活习惯和课程时间的了解,哈库莱特大概知道了他会来的时间,所以特意避开了带着蛋卷来的伊奈帆。不然又会被充满敌意眼神打成筛子,哈库莱特觉得又郁闷又无奈。

 

  估摸着伊奈帆该回去上课了,他才带着几份需要斯雷因签字的课题材料向医院进发。病房里充满了鸡蛋和肉汤的香味,窝在被子里的斯雷因容光焕发地用平板电脑看着电影,一点没个病人的样子。

 

  “特洛耶特大少爷,近日过得可好?”哈库莱特一边把材料递给斯雷因一边酸溜溜地揶揄他。

 

  斯雷因接过材料顺手把平板电脑递给哈库莱特让他帮忙充个电。

 

  “他给你带来的?让我看看……电影都下好了?还这么多游戏。你的小博士挺贴心嘛,又有亲手做的料理又提供娱乐设备,可怜的哈库莱特老师却在办公室做着双倍的工作。”

 

  斯雷因装作生气的样子把签好的材料扔到哈库莱特头上,嘴角却显露出掩藏不住的笑意。在伊奈帆精心配置的营养料理的滋养下斯雷因气色好了很多,双颊红润,笑起来格外好看。

 

  “现在你脸上写满了‘超喜欢我的伊奈帆’哦。”

 

  “滚,谁喜欢他了。”

 

  “说得像上次在礼堂嘤嘤嘤哭泣的人是我一样。”

 

  斯雷因自知理亏,不做声了。哈库莱特看他气鼓鼓又不是真的生气的样子,便试探着问道:“说起来,你们到底为什么分手呢?”

 

  只是问问,没指望斯雷因会回答。这种问题说起来,会很伤心的。

 

  他想问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在他眼里那两人即使说起来已经分手了但秀恩爱力度依旧可以虐杀四周的单身狗,尤其是在斯雷因住院之后他受到的伤害更加严重。再想到斯雷因在人前装作开朗,却一个人偷偷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从他生命里抽走了一半灵魂似的。

 

  印象里斯雷因是个坚强的人,哪怕硬撑也不会轻易示弱。他只因为伊奈帆的事情哭过,就算是作为普通朋友看到那个脆弱的样子也觉得心疼,如果伊奈帆知道,大概早就扑上去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了吧。

 

  明明就很相爱。

 

  斯雷因拉起被子,从垫起的枕头上滑进被窝里,把半个脸用被子盖住,闷闷地开口:“是我说要分手的。”

 

  “你知道我们都是本校毕业的研究生吧,我留校任教他保送了博士,我原本以为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大概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在教务科无意间听到说他拒绝了两所更好的高校的博士学位邀约,理由竟然是要留在这边方便照顾爱人。说实话,我有点开心,又有点愧疚,觉得自己是如此地被他重视着。

 

  “那之后不久,国家物理研究院来挖人才,本来只是针对毕业生,但他们也找到了他,希望他毕业之后能去东京。你大概也猜到了,他也拒绝了,原因还是……因为去东京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边,他不愿意。

 

  “在物理研究院的工作越来越忙,因为他挑了大梁,再加上课业也不轻松,他平时真的特别忙,即使这样,他也会回来给我做饭陪我聊天,有时候晚上还要再回实验室……我很感动,却又不想他总是因为我这么累。他导师想要把女儿介绍给他,如果能成的话对他的学业和事业都有极大的好处……

 

  “而我呢,说起来他在读书我在工作,我根本没有让我们的生活过得更轻松一点。我只是上上课,在行政处打打杂,进入课题组之前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那天他跟我说,斯雷因,你也找点什么事做吧。突然我就觉得,好像我们越走越远了,明明是在一起的两个人,却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我们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互相之间变得有点冷淡,甚至连做爱都很少了,很偶尔才会接吻,就算是接吻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分手这个念头跳进我脑海时是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就算在一起过于平淡,我也从未想过要分手,我那么爱他。

 

“这学期才开始的时候,有天晚上他们研究所聚餐他喝了不少酒,回来迷迷糊糊的说了很多胡话,大概就是说他不知道毕业后该怎么办,这是最后一年了,很迷茫。你见过他平时那个样子,雷打不动的淡定,我从没看到过他那么……无助。”

 

“所以你是觉得原本是想成为他的支柱,结果到头来却成了绊脚石?”

 

“有一部分原因吧……确实,因为我让他失去了很多发展的机会,我还像个拖油瓶一样把他搞得很累。如果没有我,他也不用有太多顾虑,去东京也好出国也好。”

 

斯雷因觉得哈库莱特的神色很复杂,有困惑有不解还有嫌弃。

 

“干嘛那样看我?”

 

“我说啊……”哈库莱特如果是个表情包的话,大概会顶一颗汗在头上,“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吧?你问过界塚的心情吗?”

 

斯雷因捂热了,哗地把被子掀开,吓了哈库莱特一跳,他说:“没有……我下的决定是,不管他怎么想,我一定要走。他甚至都没有挽留我。”

 

虽说没有开口挽留,伊奈帆心里一定也很难受吧,他本来就不善言辞。拥抱的时候强挤出笑容,装作没有看到伊奈帆眼里痛苦的情愫,潇洒一转身就走了,听到楼道上传来关门的声音眼泪才不受控制地掉下来。伊奈帆不会知道斯雷因一个人蹲在楼梯拐角默默掉眼泪,用颤抖的手删掉了最后一张偷拍的他的睡脸。

 

哈库莱特重重叹了一口气,笨蛋情侣什么的,太可怕了。界塚他天天下课就回家做你最喜欢吃的东西天天往这里跑,看你的眼神柔情似水看到我眼神就要杀人了斯雷因你难道瞎吗!!你也是界塚一来你睡着都要笑醒了还死不承认是为什么啊!!

 

“或许你可以,试着了解一下他的想法哦?”

 


TBC.


伊总的部分实在是写不出来,到了斯雷因反而变话痨

终于把这段产出来了难产真痛苦!!

  08

另外,ABO能产出的几率在我脑洞缩小的情况下也越来越小……如果有谁谁谁愿意与我交流一下ABO脑洞的问题请私我!THX!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