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ABO】情不知其所起 一往而深 01

我产出来了!
温馨向ABO,秀恩爱是主要目的
有肉吃是肯定的
奈因也要好好谈个恋爱

 

关于本文的设定:

 

发情期就像大姨妈一样有周期性,在发情期前开始服用抑制剂可以规避发情期,但对生育能力有副作用所以抑制剂的使用被医院严格控制。除了周期性发情,omega也会由于alpha的刻意刺激而在周期之外发情。

 

未被标记的omega发情期可以通过alpha信息素的中和而缓解,未进行直接接触时信息素的输入输出可以控制,通过黏膜接触、皮肤接触、啪啪啪等可以达到中和的效果。进行中和对alpha的要求比较高,大多数人不能在本能躁动的情况下保持理智,所以使用这个方法的人不多。

 

在这个设定中并不是一发情就要啪,发情期在起始到完全进入发情的过程中需要的alpha信息素的量是不同的,在前期可以通过黏膜接触等方式进行缓解,由浅及深。没有alpha的帮助要度过发情期是很煎熬的,但并不是不能独自度过。

 

暂时标记只能通过咬破后颈的性腺生成,但并不能在发情期起始的时候就进行暂时标记,可以理解成没有润滑就直接啪的意思,暂时标记带来的信息素量很大,超出omega当时的需要会对性腺造成负担。

 

 

01

 

 伊奈帆决定吃过晚饭带斯雷因一起去超市采购一些食材。这个周六应该是斯雷因理论上的发情期,他想在家陪着他。

 

 冬天快来了,买点煲汤的东西的吧,斯雷因会喜欢的。

 

 “我回来了。”

 

 房间里传来穿拖鞋的声音,然后斯雷因裹着薄毯从书房里钻出来。

 

 “欢迎回来。”斯雷因抬起手臂接住撞进他怀里的,带着一身冷气的男人,“手好凉啊,洗澡水放好了先去泡个澡吧,今天晚点吃饭。”

 

 “是是斯雷因大人。”伊奈帆放开斯雷因,捧起他的脸亲上一口,“吃完饭我们去超市。”

 

 虽说伊奈帆才是真正的料理一把手,但平时伊奈帆要上班的时候家里的饭还是斯雷因做,在伊奈帆的教导下斯雷因进步得很快。

 

 已经是太阳直射点朝南回归线推移的季节了,天黑得很早,两人快速地解决了晚餐收拾了碗筷准备去超市。

 

 伊奈帆明明是alpha却比斯雷因更怕冷,出门的时候穿上了冬天的大衣。斯雷因把手伸进伊奈帆的口袋里摸索对方的手,伊奈帆知会地抓住和他十指相扣。斯雷因个子只比他矮几公分,但手却小很多,应该是性别的缘故吧,不过伊奈帆很喜欢,捏在手里像抓住了整个世界。

 

 斯雷因只有在伊奈帆不穿军装时才会跟他在外面表现得亲密一点,伊奈帆曾经是新闻上的大红人,前几年边境冲突中的国家英雄,年轻英俊的少校,想要追求他的漂亮的女omega排着长队。但伊奈帆却选择了他这个除了长相之外不算太优秀的男性omega,尽管没有向外界公开,在伊奈帆的亲朋好友中还是引起了一些议论。

 

 才在一起的时候斯雷因还有点抗拒伊奈帆在外面的亲密举动,他觉得这样对伊奈帆的公众形象不好,久而久之也就妥协了。他知道伊奈帆很护着他,不管在哪个方面,包括因为他自己不愿意所以伊奈帆到现在都没有标记他。

 

 “斯雷因,在想什么?”伊奈帆把手抽出来,亲密地搂住斯雷因的腰。

 

 被发现在放空的斯雷因有点慌张:“没、没有……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真可爱。伊奈帆心想,搂住腰的手又轻轻捏了一把,说:“你走神了。我说,明晚中队有个聚会我要去一下,可能会晚点回来。如果我没回来你就先睡觉,记得把抑制剂放在床头,后天该是发情期了。”

 

 “哦、哦……”斯雷因把手放在伊奈帆在腰间的大手上,突然觉得有点害羞,想了想还是说:“那个,后天你要在家噢。如果抑制剂又……你知道的我可能会需要你……”越说越小声,伊奈帆能感觉到斯雷因脸上的温度在上升。

 

 平时活蹦乱跳偶尔还会嘴炮奔放的斯雷因一说起关于发情期的问题就特别扭捏,简直就像个纯情小少女,朋友们都一致评价他“连生理上的需求都不能满足对方你是怎么找到这么优秀的男朋友的”。

 

 伊奈帆倒是觉得无所谓,斯雷因只能是他的,标记这种事情只是迟早的问题,在斯雷因心理上接受并且主动提出之前他都不会出手。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人,抵制omega信息素的诱惑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对斯雷因的话他并没有做出回答,只是揉揉对方柔软的金发并吻了一下光洁的额头以示安慰。

 

 他们买了一些平时经常吃的食材和炖汤的牛肉,伊奈帆还买了面粉和果酱说周末可以给斯雷因烤一些甜点心。结果面粉太占地方,一不小心买太多不好拿让伊奈帆有点恼。

 

 一只手提太重,两只手提就不能牵斯雷因了。

 

“你傻?”斯雷因早就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抢过伊奈帆一只手里的购物袋然后捉住那只空手连同自己的手一起塞进伊奈帆大衣口袋里。伊奈帆先是有点愣,随即露出一个微笑,捏捏斯雷因在口袋里的小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晴朗的夜晚,大气里没有乱窜的湿气和水雾,路边商店的招牌灯和居民楼的灯光都显得格外清晰。室外空气很凉,呼吸起来特别干净。深秋的夜晚街上行人不多,偶尔会有加班结束相约去居酒屋的上班族,或者像他们一样饭后一起出门走走的小情侣。

 

 静谧的城市一派平和的景象,这是让致力于保家卫国的伊奈帆最喜欢的感觉,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有种活着的实感。尤其是还牵着爱人温热的手。这双手若能一直相伴在身边,他也觉得别无所求了。

 

 

 

 “结果还是让他一个人先睡了。”伊奈帆一边看着电子钟跳成零点,一边关上车门点火发动。

 

 跟斯雷因通过电话之后稍微放心了一点,至少目前为止抑制剂还是起效的,但愿他能顺利度过这次发情期。

 

 大概半年前开始斯雷因的抑制剂效果开始不稳定,在这之前已经有过两次抑制剂突然失效差点让斯雷因置身于危险中的事情。那之后伊奈帆就不让斯雷因在发情期快来的时候独自出门,并且严格监督斯雷因按时服用抑制剂。

 

 长时间使用抑制剂对付发情期确实对omega的生育器官没有益处,尤其是他们也正处在生育最佳的年纪,两人也不是没提起过关于标记的事情。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伊奈帆决定等斯雷因跨过心理上的坎,并在这之前尽他所能好好保护他。

 

 到家的时候快一点钟了,安静的卧室里传来斯雷因安稳的呼吸声。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伊奈帆帮他掖好被子,顺便在对方脸上偷了个香,检查了床头的抑制剂之后才走出去轻轻关上门。

 

为了防止alpha信息素无意识地影响斯雷因的发情期,这段特殊时期两人会分房睡。

 

 

像潜意识里等待着什么一样,一夜都没睡好,伊奈帆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天还没有亮。

 

“伊奈帆……哈、过来……快过来……”

 

电话那头是斯雷因隐忍的喘气声,看来抑制剂再次失效了,这次过了必须要去医院看看。爱人情动的声音让伊奈帆的心脏本能地悸动起来,仿佛隔着屏幕都闻到了带着花香的信息素,他拍拍脸,狠狠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打开门。

 

斯雷因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在宽大的双人床上蜷成一团,几缕金发在浅色的枕头上散开,手机屏幕还在床头亮着微弱的光。

 

温柔一点。伊奈帆的理智提醒自己。他爬上床,没有立刻钻进被窝,而是隔着被子环住斯雷因的身体,把他整个拥在怀里。他把自己的信息素温柔地传送给怀里的人,似乎是感受到了温暖,金色的脑袋往他身边挤了挤。

 

“……怎么样?很难受吗?”

 

斯雷因闷在被子里嘟囔,伊奈帆只能勉强听到他的声音:“不会……嗯……很舒服。”

 

那就好。稍微安心了一点,伊奈帆把头凑向大概是斯雷因脸的位置,撩他的被子:“别捂着,把脸露出来。”见一团被子没有动静,他又补上一句:“听话,脸露出来,我想吻你。”

 

伊奈帆很少会说露骨的情话,毕竟这不是他的性格,但如果能让斯雷因害羞并且乖乖听他的话,偶尔也会厚着脸皮说一说。

 

果然吃这套,斯雷因团子蠕动了一下红着脸从被子里钻出来,嘴唇微张露出小舌然后闭上眼。索吻的意思,伊奈帆嘴角带着笑意,倾身含住斯雷因的唇,从唇齿间把舌头探了进去。

 

alpha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淡淡的橘子味,带点酒精的刺激感,像发酵得刚好的果酒。信息素正通过黏膜的接触渐渐交融,斯雷因感到身体内部的躁动似乎没那么火热了。伊奈帆的信息素渗透得很温柔,丝毫没有侵略感,完全不至于对omega造成支配。

 

从斯雷因口腔里退出来,伊奈帆还在对方唇上磨蹭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斯雷因呼吸平稳了一些,体温也降下来了,看来alpha信息素成功地起到了缓解作用。

 

“抑制剂呢?”

 

“已经吃过了。”斯雷因把手臂也从被子里拿出来,抱住了还躺在被子外面的伊奈帆。“伊奈帆。”

 

“嗯?”

 

“进来一起睡吧。”

 

“还不够?要不要我……”

 

“啰嗦死了,快进来!”

 

本想再矜持一点用亲吻安抚斯雷因的,既然他这么毛躁那伊奈帆就勉为其难地接受邀请了,太了解斯雷因的伊奈帆,明白他才不是只是想“一起睡”呢。

 

掀开被子钻进去,热量的流失让斯雷因打了个寒颤,随即伊奈帆就把他抱住了,对方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睡衣传过来,同时感受到的,还有慢慢渗透皮肤的信息素。

 

伊奈帆没等他开口说话,自顾自地伸手解开了他睡衣的纽扣,接着也脱掉自己的,用光裸的手臂攀上他的腰,嘴唇凑上来。没有急着深入,只是在唇瓣间细细摩擦,腰上的手移到了斯雷因的臀部上。伊奈帆摸到的睡裤没有被濡湿,也就是说并没有分泌太多液体,看来这次不严重。

 

因为知道他羞于开口,所以伊奈帆也不问多余的问题了,他能推测到现在斯雷因大概只是想要再多一点感受他,确切地说是他的信息素。斯雷因的状态还算稳定,信息素的传递只要保持着均匀的量就好,太刺激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

 

来自alpha的安抚缓慢地进行着,斯雷因很满意,相信着伊奈帆不会做出更出格的、让他不能接受的事情。但即使知道是这样,他也无法忽视现在正顶着他大腿的,火热的硬物。

 

斯雷因有点害怕地往后缩了缩腿,伊奈帆似乎是注意到了他情绪的波动,放开他的嘴唇抱歉地笑了笑:“乖,我离开一下。”

 

“伊奈……”

 

浴室响起淋水的声音,斯雷因叹了口气又缩回了一团,一点点眼泪从眼眶里渗出来。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伊奈帆,明明是个优秀健康的alpha,也有稳定交往的omega恋人,生理上的需求却得不到应有的满足。都是自己的原因,如果和他交往的是其他omega的话,完全就不用忍受这些煎熬了。

 

可是,别的omega和伊奈帆在一起什么的,才不要。

TBC.

想要把平淡却又温馨的生活写得不寡淡无味真是太难了

艰难的产出,怪我贸然挑战ABO。。下次更新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请给我炖肉肉肉的动(dian)力(zan)吧!!

评论(28)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