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突然好想你 08

看了《我的少女时代》单纯到我泪奔

推荐BGM:田馥甄-小幸运


上节:07


08


斯雷因:

  还能为你做几次蛋卷呢?想到这个竟然有些不希望你出院了。

  我要走了,这之前还想多见你几次。你出院以后,大概我们也不会再像这样频繁地见面了吧,我还考虑过要不要把鸡蛋卷的配方教给那个哈库什么,这样就会有人经常做给你吃了。你那么聪明,却学不会做饭?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向你告别。

                                               伊奈帆

 

 

  听斯雷因说伤口恢复得很好,再过两天就可以拆线出院了。

 

  周末,还是冬日难得的晴天,一大早伊奈帆就收到了邮件,惊讶的是不是来自哈库莱特而是斯雷因。

 

  「天气不错,可以来陪陪我吗?」

 

  完全没有想到斯雷因会主动发邮件,还是这样……撒娇一样的邀请?伊奈帆有点错愕,差点把盐当糖放进了咖啡。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好。想吃点什么?」

 

  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呢。伊奈帆放下手机去厨房准备鸡蛋卷,天天吃都不腻吗,他有时候很想这样问斯雷因。眼前浮现出斯雷因嘴里包着蛋卷满嘴油光做出幸福表情的样子,微微笑了笑,抬手敲碎一颗鸡蛋。

 

  斯雷因没有在病房,伊奈帆到的时候他正坐在医院小花园的长椅上沐浴阳光。金发的年轻人穿着单薄的病号服,外面披着一件长到脚踝的呢子大衣,不知道是因为晒了太阳还是什么原因脸颊红彤彤的,看到伊奈帆的时候露出闪闪发光的笑容。

 

  伊奈帆觉得自己恍惚之中好像看到了天使。

 

  “大概是阳光太强中暑了吧。”

 

  阑尾炎手术之后要常常走动,防止伤口愈合过程中肠道粘结。每次伊奈帆都是在吃饭时间来的,这个时间斯雷因总是在病房里等他,还是他生病以来第一次在病房以外的地方见面。

 

  长椅够三个人坐,斯雷因坐在最右边。伊奈帆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坐在了最左边,把带来的饭盒和保温杯放在两人中间,然后打开饭盒取出筷子和装蛋卷的隔层递给斯雷因。吃东西的时候两人都没说话,伊奈帆往后仰去靠在椅背上,从后面注视着斯雷因。

 

  大衣的领子立起来挡住了他白皙的脖颈,几缕金发在衣领上蹭来蹭去,大衣很宽大,看起来似乎比之前瘦了一些。突然伊奈帆皱起了眉头,他注意到大衣的肩很宽,且衣摆已经拖到了脚踝,所以说这并不是斯雷因的衣服,应该是哈库莱特的。

 

  斯雷因似乎感觉到背后有灼热的视线,便回头看向伊奈帆,被看的人前一秒还是苦大仇深的表情,分分钟切换成温柔的微笑。斯雷因一愣,飞快地转过头去,伊奈帆看到他藏在头发里的耳尖变得通红。

 

  轻轻地,悄悄地,他往斯雷因的方向移了几公分。

 

  其实他还有件事想告诉斯雷因,但一看到哈库莱特的外套心里就堵得慌。他学期考试结束就要去东京报道了,到三月份回来办好毕业事宜之后,可能就一直留在东京了,国家科学院邀请了他很多次,这次他终于决定要走了。

 

  一个伊奈帆想要好好向斯雷因道别,祝他幸福,要好好生活好好吃饭注意身体;一个伊奈帆觉得他应该安静地走开,不要再打扰斯雷因的生活。

 

  看到斯雷因准备收拾饭盒,伊奈帆便给他递过去保温杯里温热得刚好的粥。

 

  “……谢谢你,伊奈帆。”斯雷因一边抿着粥一边说,“谢谢你过来陪我。”他的声音在保温杯里打转,听起来不太清楚。

 

  伊奈帆正在把饭盒装进袋子里:“他呢?今天不过来陪你吗?”

 

  “你说哈库莱特?他早上来过啦。”斯雷因吞下粥,终于听得清楚了些,“那个混蛋抛弃我去郊游了,还……不不,没什么。”

 

  伊奈帆看他有些害羞的样子,湖绿的猫眼稍稍眯起来眉毛下撇,原来斯雷因也会因为别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啊。哈库莱特。

 

 

伊奈帆:

  该不该来跟你道别?知道了你要去东京的事情,而你并没有亲口告诉我,这说明你原本是不想我知道的吧。虽然不是恋人了,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啊,即使是这样你希不希望我们有一个好的告别呢?

                                               斯雷因

 

  伊奈帆来看他他确实很开心,虽然之前还想殴打哈库莱特,擅自用别人手机给前任发暧昧邮件这人到底是有多无耻啊。伊奈帆还回复了看起来这么厚脸皮的信息,罪魁祸首哈库莱特抛下一句“以后再感谢我吧”就走人了。所以他不是不得不去见伊奈帆了?

  

  每次伊奈帆都是带着蛋卷来的,咸甜适中,只有伊奈帆才做得出来的味道。

 

  知道伊奈帆要去东京是出院一周后的事情,因为之前耽误太多工作,再加上马上放寒假了要处理许多行政工作,斯雷因只在家休息了两天便重回工作岗位。不出所料的是,他出院之后两人又恢复了之前毫无联系的状态,这让他有点不开心。

 

  学期考试结束就走,而这个寒假毕业生几乎不算有假期,也就是说还有一个月时间伊奈帆就真的要离开这里去东京了?(注:日本一般在一月放寒假,二月学期考试,三月左右毕业,四月新生入学。这里的时间线大约在一月初。)

 

  从毕业生登记册上看,在自己住院期间伊奈帆就已经定下来要走的事情了,且几乎行政处的人都知道,只有他被蒙在鼓里。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五味杂陈。也是,离开他不就是为了让他能无所顾忌地去他该去的地方吗,现在他要去东京工作了,是他值得去的国家科学院啊,应该为他感到高兴不是吗。可是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斯雷因悄悄拿着伊奈帆的毕业生档案在办公桌后面掉了几滴眼泪,档案里有他入学的新生登记表和现在的毕业登记表,过了快三年证件照还是那样一本正经的表情,刘海的方向也没有换,字还是一样丑和本人一点都不像,婚姻状况还是“未婚”。

 

三年前伊奈帆办入学信息采集的时候斯雷因也在办入职信息采集,证件照是两人一起去拍的,那时候还以为三年后该是他们一起拍结婚证照片的时候了。而现在他变成了一个聒噪的大学老师,而伊奈帆还是那个眉清目秀的学霸考神,并且他们已经不在一起了。

 

  寒假里毕业生都在忙着各种论文和手续,假期一结束就是铺天盖地的学期考试,伊奈帆似乎走得急,回来结束毕业的事情可能也只是作为优秀毕业生发言而已。

 

  道别吗?既然没有给自己提起这件事,可能他是不想说的,这样静静地离开不再打扰各自的生活,倒挺像伊奈帆的风格。


TBC.


忍不住想把《小幸运》的歌词发出来……感觉尤其适合这一节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曾经和爱情靠得那么近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那陪我淋的雨

一幕幕都是你  一尘不染的真心


与你相遇  好幸运

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力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

你张开了双翼  遇见你的注定

他会有多幸运

 

下章完结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