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静临】野有蔓草 02

军官静X艺伎临

本节名词解释:

艺伎的旦那:艺伎本身的收入是要分成很多份的,除了艺馆和培训学校之外,茶屋老板、祇园管理处等机构,只要和这个艺伎有关系的地方都要参与抽成,所以艺伎并不能靠收入独立生活。一般十八到二十岁艺伎就会开始寻找旦那,旦那的本意在日语里是老公、老爷、主人的意思,于艺伎而言就是提供金钱赞助的情人。旦那通常是财力雄厚的商人政客,不然难以支撑艺伎的和服、培训费、化妆品等昂贵的花销。

 
02
 

静雄好几天没有看到樱也了。

 

白天歌舞练场的击鼓声整个祇园都可以听得到,不仅是没有见到樱也,街上行走的艺伎也少了很多,只有少部分还在上培训学校的艺伎学徒迈着小步行色匆匆。不用想也知道,还有两天京都舞就要面向世人表演了,参演的艺伎每天都在加紧排练,自然是见不到人的。从樱也的服装来看,他应该是个重要角色,任务更加沉重。

 

无所事事的静雄只能和一同前来的几位军官一起在京都城里转悠。京都城是一座历史文化悠久的古城,史上几次大战都发生于此,建筑风格更是极具民族特色,也够他大开眼界了。

 

静雄心里已经不经意地把“京都”和“樱也”联系起来了,这两者有着相似的气质,虽经繁杂的粉饰,依旧干净而古朴,木质窗格间悬挂的红色灯笼就像樱也的眼睛一般耀眼,跳动着星星点点的光。

 

在烦躁又无聊的心情中熬过了两天,这天一大早静雄就被震天的鼓声叫醒了,混杂在其中的还有乐器和人声,男人女人的说话声哄哄地从客栈的窗下一阵阵流过,可以想象外面有多热闹。

 

静雄赶紧起床穿衣,把衬衫压了又压,在镜子前用水把头发抓了又抓,直到确认自己今天依旧帅气逼人才对镜子里的自己微微一笑,出门去。

 

歌舞练场果然早已水泄不通,静雄一行人因特殊身份提前进场,并被安排了包厢的座位,从二楼正对着舞台,可以把整个台面尽收眼底。一楼的普通席也开始陆续进场了,大厅顶端开着强光灯,舞台上却一片黑暗,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些人影在幕布后穿梭。

 

心里泛起一阵没来由的紧张,静雄拍拍身边军官的肩:“山下君……我今天着装怎么样?”

 

山下君有点诧异,静雄平时并不是特别在意外表的人,眼珠一转向静雄嘿嘿笑:“帅得不得了啊平和岛君!这样说,该不会是看上哪位姑娘了?”

 

静雄红着耳朵干咳两声摇摇头,机械地转回去看着舞台。

 

场内坐满了人,喧哗声在工作人员的维持下渐渐安静下来。灯光闪烁变化,大厅的强光灯一盏盏灭掉,屋顶的追光灯束指向舞台中央。一名身着丝缎料子和服的女性踩着礼仪性的步伐上台致辞,她说话轻声细语十分好听,引得包厢内的男人们窃窃私语,只有静雄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端坐着盯着舞台。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又渐弱,轰隆隆的鼓点有节奏敲打起来,先前灭掉的追光灯又亮起,舞台中央现出一抹红色的身影。舞台墙面渐渐亮起,海蓝色的光芒熠熠生辉,红色的身影好似初升的红日般慢慢升起。纱袖上拂,是勾人心魄的红眼睛。

 

樱也,是樱也啊!

 

静雄内心几乎是雀跃的。樱也戴上了红色的花冠头纱,披散下来的部分叠出好看的花式缝在之前静雄见过的红色和服上,刚好遮住了裸/露的肩背。双臂交错舞动着,红纱也随之鼓动,几乎看起来就是个女人,除了让静雄认出他的那双红眼睛。

 

这是属于樱也的开场独舞,他的角色就是演绎海浪中的朝阳。宽大的袖摆因舞动带出的风鼓起来,白皙的手臂在红纱中若隐若现,忽而舞者向后仰去,华袖滑落至肘部那手臂暴露了出来,柔韧的腰肢简直不属于一个男人。忽而细小的身影又腾空而起,云袖破空一掷,拖在身后的衣摆像翅膀一样膨开,柔软的丝绸料子展出圆滑的波浪形,落地旋转又像凌波于海上。舞台随着樱也的旋转飘落起樱花花瓣,堆积起来的粉搬又被樱也的脚步踏得飞溅。

 

红日渐渐升出海面。樱也伫立在舞台中间的升降台上,一群穿着浪花花纹和服的艺伎从侧幕跑出,簇拥在升降台下,灯光渐暗,只剩樱也背后的反光灯照出一抹红色。最后反光灯也灭了,台下爆发出一阵轰轰烈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灯光再亮起就是其他人的表演了,樱也的部分就到此为止。静雄向大伙儿告知,便走出包厢去,想看看能不能到后台去见见樱也。

 

亮出军官证就可以自由通行让静雄第一次感谢自己的身份。剧院门口和演员通道里都能看到一小群一小群的年轻艺伎在张望着舞台,她们看起来就十二三岁的样子,没有梳正式艺伎的发型,看起来有点怪怪的。但樱也看起来就不觉得怪。

 

这样的地方不难听到年轻艺伎关于樱也的讨论。

 

“为什么今年还是樱也小姐跳独舞?她明明就……”

 

“就算这样,现在祇园里没有谁能说自己比樱也小姐跳得更好啊。这三年来还没有出现能和樱也小姐竞争的对手呢。”

 

“嘛嘛,好歹也是祇园的首席。现在这种经济萧条的时候祇园的各位能过得不错都多亏了还有樱也小姐在吧。”

 

“好羡慕啊……樱也小姐一定能找个好旦那吧。”

 

静雄还不是特别能理解艺伎的“旦那”,大概是说樱也会结婚的意思吗?那他……会跟男人在一起的意思吗?

 

 

临也跳完自己的部分就到后台准备卸妆了,服装上的纱质太厚重,花冠也太复杂让他手脚都不方便。早起化妆让他现在十分困倦,已经跳了三年独舞的他并不太在意自己只跳开场,现在只想赶紧收拾好去吃点东西。

 

剧场的女仆帮他脱掉表演服就离开了换衣间,刚出门就撞到了到处乱走的静雄,看到是穿着军装的高大男人小女仆吓得说不清话,不停地鞠躬道歉,听到动静的临也走出门来。

 

原来是之前的中佐先生。临也向他行了一个礼:“又见面了,中佐先生。这位小姐实在不是有意冒犯您,还请您多多谅解。”

 

静雄原本就没打算要责怪女仆,樱也这样一说反而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向小女仆点点头,对方得到应允般地急忙道谢跑走了。

 

两人间气氛有些尴尬,临也先开口打破了僵局:“中佐先生若不介意请在换衣间坐坐吧,我卸完妆就带您出去。”说着就带静雄走进门,收拾出一块整洁的地方请他坐下。

 

“中佐先生看到我跳舞了吗?”

 

“啊、嗯,很漂亮,听说你是这里的首席?”

 

临也“噗哧”笑出声来,摇摇头:“首席什么的,并没有这个说法,只是别人乱说的而已。”

 

看到樱也笑了,静雄也跟着抿起嘴。他并不知道樱也只是作为艺伎的本能会不由自主地进入交际状态,而不是因为他平和岛静雄在旁边。

 

临也在镜子里瞄着静雄,静雄的眼神他再熟悉不过了,这些年来用那样带着怜爱、恋慕的目光看他的男人不计其数,他们想尽办法要摸他的手、搂他的腰,说到底,不过还是喜爱他的美色罢了。只有四木先生从他还是学徒起都一如既往地对他好。

 

推辞了艺馆女仆的好意,临也选择让静雄送他回去。金发中佐的性格他还没摸清,虽然对方也是对自己抱有那样的想法的男人,但在换衣间那样独处的空间里竟然什么也没做,甚至连亲密挑逗的话语都没有,也让他觉得这人十分有趣了。

 

折原艺馆离河边很近,并肩的两人沿着河边的樱花树而行,转过了两人初遇的地方。

 

静雄居高临下地看着樱也,被花冠压过的头发柔顺地贴在脑袋上,抹着红色染料的眼角把眼睛衬得细长。毕竟是男人所以樱也并不算矮,但从他的角度看这人身躯纤细,感觉一只手就能提起来像抱宠物一样抱在胳膊上。

 

“好瘦……”

 

“嗯?”听到静雄呢喃,樱也抬起头来看他。

 

“啊,没什么没什么。”静雄连忙摆摆手,慌忙之中一个精美的小木盒从口袋里掉出来。

 

临也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京都最富盛名的寿记和扇专用的木盒,一把扇子的价格足够京都的普通百姓家庭两三个月的花销了。木盒很小,黑色的漆面雕刻有暗红的花纹,锁扣是银色的,摆明了这里面一定是一把上等品。

 

贵重,临也这样判断着。然后不出所料的是,中佐先生拾起盒子,有些局促地把手伸到他面前。

 

“这是……这是送你的。”静雄有些不好意思,他第一次送人礼物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听的话,只是在看到这把小扇子的时候就想到了樱也,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买下了。

 

他把错开的眼神转回来看着樱也,对方正抿出一个为难的笑容。樱也收到过很多礼物,其中也不乏有贵重的,但用这种形式直挺挺地把东西塞到他面前的还是第一个,令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收下吧,樱也。我觉得……很适合你,所以就买下送你了,没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骗人。”临也嘟嘴装作生气的样子,看到对方紧张的表情顿时在心里哈哈笑起来,虽然是中佐,不过还真是个单纯的笨蛋啊。

 

“好啦,不逗你了,中佐先生。”露出惯有的微笑,“谢谢你的礼物,我收下了。也感谢你送我回来,下次见。”

 

行过礼,临也沿着石梯向艺馆所在的转角走去,静雄在樱花树下目送着他裸露出的那一小块肩背离开。静雄也不明白一个男人的肩背为什么也可以这么窄小,皮肤这么白嫩,在军校看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裸体也从没觉得哪个好看过。

 

京都舞结束了,他的休假也快要结束了,下次见到樱也,会是什么情景呢?

 

 

临也把小盒子攥紧按在胸前,刚刚中佐先生紧张困窘的表情竟然一瞬间让他心里出现了异样的悸动,如果不是他训练有素的话恐怕早就脸红了。仔细想想,那位先生确实是少见的英俊,再加上军人挺拔的身姿,一般女子和他面对面可能早就尖叫着捂脸跑开了。

 

不行啊折原临也!阅男无数的你怎么能就这样轻易地看脸就心跳啊!

 

快步走回艺馆,一如既往地把木屐丢在门口就咚咚地跑上楼,在波江小姐的唠叨里关上房门,临也把木盒放在化妆台上看了许久才打开。

 

一把绢面和扇。扇骨镀银,绢丝细滑,扇面上画的是星空下的樱花树,漫天繁星都是用银线手工绣上的,随着扇动便会闪闪烁烁地反光;镀银的扇骨细看还有细密的镂空雕花,掂在手上颇有分量,就算是不识货的人,也能明白这把扇价值不菲。

 

什么嘛,对根本不熟悉的艺伎就能送出这么贵重的礼物,军官都像这样吗。

 

话说,中佐先生叫什么名字来着?

TBC.

静临圈和奈因圈完全相反啊!!LOF热度好低但贴吧天天震我啊!

感谢各位喜欢,为了符合史实我查了好多资料简直要变成日本文化半仙了。。请不要客气继续赞我吧!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