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ABO】情不知其所起 一往而深 02

温馨向ABO,秀恩爱来的别在意剧情 


02

 

斯雷因为什么不肯接受标记,伊奈帆没把握自己能猜出几分,但很肯定的一点是这里面一定有他的原因。

 

他还记得初遇的时候斯雷因哭着求他不要标记他的样子。五官精致的脸上糊满了泪水,看上去楚楚可怜,反而让他更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脱掉衣服的时候他哭得更凶,仿佛死心了一般毫不反抗,只是一个劲儿地流泪。

 

其实伊奈帆当时就没有想要标记他,毕竟只是个无辜陌生的omega,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毁了别人一辈子的话,那他这么多年受到的“善待omega”教育是白学了。他只是看不过去他难受的样子,想尽作为一个alpha的能力让他好过一点。

 

他才不承认因为那张脸实在是直戳他的萌点。

 

伊奈帆不停地安抚斯雷因,告诉他不会标记他,试图让他停止哭泣乖乖地接受他的信息素,但很遗憾他失败了,他的信息素完全接触不到斯雷因。意识到身下这个omega从信息素上在抗拒alpha,本能上头一怒之下他直接扳起斯雷因的脖子咬破了后颈的性腺。

 

霸道的信息素冲击和剧烈的疼痛让斯雷因清醒了一瞬间,慌乱中抬手“啪”地给了伊奈帆一巴掌,随即由于本能的驱使,因为冒犯了alpha感到害怕而钻进被子里躲起来。

 

这一巴掌也让伊奈帆清醒过来,自己好像做了很过分的事,好在只是个暂时标记,过段时间自己就会消除。但造成的性腺疼痛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伊奈帆只能动用了标记的力量让斯雷因服从他,好方便他能和他接吻,以此来安抚发情期和标记的冲击,算是赔罪了。

 

第二天斯雷因清醒的时候发情期的不适感已经消失了,那个咬了他一口的混蛋也消失了。那个混蛋还给他留了份早饭在房间里。

 

算起来,一团糟的初遇已经过去四年多了。分分合合,伊奈帆始终觉得是命运把斯雷因带到他身边,所以无论多久,他都会等斯雷因做好全身心接受他的准备。

 

 

 

周六是个晴天,早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撒在木质地板上,发情期的影响让斯雷因四肢疲软,伊奈帆抱着斯雷因睡得很舒适,两人都没能起来吃早餐。

 

伊奈帆模模糊糊醒来的时候感觉到嘴唇上软乎乎的,一股花香钻进鼻腔,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装睡还是回应。享受了一会儿恋人的亲吻之后他收紧了手臂,把斯雷因箍在怀里。斯雷因知道他醒了,偷亲对方让他有点害臊,把脸埋在对方胸前闷闷地说:“伊奈帆,我饿了。”

 

“想吃什么?鸡蛋卷还是清淡的粥?”伊奈帆用手指把玩着柔顺的金发。

 

“你做的都好啦……真的饿了。”

 

“我也饿了,我需要斯雷因大人爱的kiss,像刚刚那样就很好再激烈点也没关系,所以……”

 

“再耍流氓就把你踢下床。”

 

斯雷因把脚蹬到伊奈帆肚子上威胁他,伊奈帆笑着握住他纤细的脚腕拿开,还坏心眼地在脚心挠了几下,吓得斯雷因惊叫一声立马缩回去,用青绿的猫眼瞪他。

 

界塚老流氓看来相当喜欢这个反应,心满意足地爬出被窝穿上衣服去做饭了。

 

在床上无聊地翻滚了一会儿,斯雷因睡眼朦胧地也起来洗漱了。不太想去医院,但也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伊奈帆陪着就去看看也好。

 

发情期不稳定是性腺的问题吗?会不会影响到生育?虽然现在不想标记,可是以后还想怀伊奈帆的宝宝呢,这大概就是omega的母性吧。

 

 

长这么大斯雷因还是第一次到医院看Omega生殖科,不出所料的是男性omega果然非常少,这让他在人群中很明显,有点不好意思。伊奈帆用军官证给他挂了军属优先号,刚做完常规检查看诊医生就叫到他了。

 

“斯雷因特洛耶特……26岁男性omega,一个人来的么?”医生是个严肃的中年男人,说起话来有一股不能抗拒的威压感。

 

“啊、不不,和我……男朋友。”

 

“说说你的症状吧。”

 

“诶?好、好的。”被命令的斯雷因从第一次抑制剂失效讲起,眼睛盯着医生唰唰记下的笔记。忽然几张报告单被覆在笔记上,斯雷因注意到那是他的信息素化验报告。

 

医生向他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在报告上圈出几个数据,沉默看了一分钟,又严厉地开口问道:

 

“对象什么性别?在一起多久了?”

 

“男性alpha……一年多了。呃,现在同居了半年。”

 

“同居却没有标记。有性/行为吗?”

 

“啊啊?没有没有过啦!”斯雷因.脸皮薄.特洛耶特立刻红了脸。

 

医生继续道:“那我就推测,在你这几次失效导致的发情里,是你男朋友用信息素帮你缓解过去的,最严重的情况下也没有做到那一步。你们感情很好,毕竟同居,性/行为之下的亲密接触是常有的,没错吧?”

 

医生分析得分毫不差,斯雷因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我知道了。”医生好像舒了一口气,“你出去吧,叫你男朋友进来。”

 

伊奈帆正在看走廊上的生育知识海报,听到推门的声音便转过来看,一只满脸通红的斯雷因从里面走出来正在招招手叫他。想必一定是因为医生那些露骨的术语让他感到害羞,伊奈帆摸摸他的脸让他在外面等着。

 

看到是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医生放下了刚才的严肃感,甚至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他让伊奈帆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把化验单交给他,指着圈出的几处数据解释道:“我就直说了。你的omega性激素平衡已经歪斜到抑制剂的效果范围之外,如果不尽快进行标记,以后任何抑制剂都对他没用了。”

 

“医生你这么直白真的好吗。失效的原因?”

 

“我这么多年的生殖科也不是白坐的。”医生把钢笔别上衣襟,颇有深意地看着伊奈帆,“老医生都懂,你们这种例子一眼就能看透,同居、亲密行为、用信息素缓解发情期而不是性/行为,大概就和慢性中毒一个道理,在无形之中他已经依赖上你的信息素了。Omega性激素失衡并不少见,但来看病的时候还是未标记的实属极少数。如果不是因为你珍惜他,早把他标记了,对吧?”

 

伊奈帆难得地沉默了。

 

“当一个发情的omega在眼前,要判断alpha是否值得信赖再简单不过了。你是值得他托付终生的男人。”眼前这个alpha稳重而干练,脸上表情不太明显,眼神却很柔和。通过对两个人的简单观察和谈话作为一名医生多少也能猜到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

 

伊奈帆忽然微笑起来,起身向医生鞠了一躬:“谢谢医生,我会好好对他的。”

 

“你的omega很可爱哦,逗他可不要太过分啊。”关上门之前医生在后面补了一句。

 

 

冬天的太阳总是难得的,在阴冷的大楼里待久了手脚都会变得冰凉,接触到阳光的一瞬间一阵温暖覆盖在皮肤上,仿佛寒气都被阳光吸走了。伊奈帆觉得舒服极了,闭上眼睛妄图进行光合作用。

 

“冷吗?围巾戴上。”斯雷因把伊奈帆硬要他戴的围巾围到光合作用帆脖子上,明明自己比伊奈帆耐寒多了,却总是被要求穿得更多。

 

天青色的眼睛里满是关切,大概是因为医生那句话,伊奈帆突然起了要逗他的念头。

 

“斯雷因,我原来一直以为是你长得好看,今天到医院我发现omega都还长得不错……你觉得呢?omega天生如此吗?”说完伊奈帆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面前人的表情,果不其然,好看的小脸一皱,系围巾的手猛地一勒,差点让他窒息。

 

斯雷因把围巾砸在他脸上使劲推了他胸膛一把,还一边骂着“橘子混蛋”“界塚色鬼”便蹬蹬蹬地跑下楼梯去。伊奈帆赶紧追上去,斯雷因的别扭脾气真生气就不好哄了。

 

跑在前面的身影没跑多远就停下来了,伊奈帆正准备走上去道歉,却发现斯雷因肩膀在微微颤抖,不时用手背抹着眼睛。哭了吗?明明不是很过分啊,突然有点愧疚。

 

“斯雷因,我只是……”

 

“走开!”

 

想搭上对方肩膀的手悬在半空中。

 

两人立在医院大门口,原本就是人来人往的地方,因为刚刚那一声“走开”喊得太大声,周围的人都不时往他们这边看,指指点点着“那个alpha把omega弄哭了”“真混蛋啊”之类的。

 

斯雷因背对着他,金发在阳光下镀了一层毛茸茸的光,衣领上方露出的脖颈也在光线照射下显得更加白皙。好性感,伊奈帆心想,那是他曾经留下过暂时标记的地方,然而那个标记却成了一切麻烦事的起因。

 

果然还是应该抱抱他安慰他以表诚意,伊奈帆快步转到斯雷因面前,不顾他的反抗捧起脸为他擦掉眼泪,强硬地把他紧紧按进怀里。

 

“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不小心伤害你了,对不起。”亲吻着对方的金发,说话途中斯雷因的手就已经抱上伊奈帆的腰了,真是容易心软的笨蛋。

 

怀里的人还在轻轻颤抖,发梢挠在伊奈帆脸颊上痒痒的。

 

斯雷因有些哽咽,靠在伊奈帆耳边轻轻地问:“伊奈帆……你会、你会喜欢上别人,然后离开我吗?”


TBC.

 

没有想到上篇的热度会过百,感谢大家的支持!继续赞我吧!

小天使如果伊总不要你了请来我床上怀里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评论(18)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