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静临】野有蔓草 03


本节名词解释:

近畿地方:日本的地理区划之一,不是行政区划,包括三重県(津)、滋贺県(大津)、京都府(京都)、大阪府(大阪)、兵库県(神戸)、奈良県(奈良)、和歌山県(和歌山),类似中国的东北地区、华北地区这样的划分。日本的县相当于我们的省(一个等级的行政结构)。

 

浴衣:好像这个词有误区。浴衣原本是洗澡之后穿的衣服,但到近代已经演化成夏季所穿的传统服饰,就像现在穿连衣裙一样是正常的出街的衣服。严格来说浴衣和和服是不同的,和服要求有内领、腰带款式和穿法更加严谨、穿木屐必须穿足袋,而浴衣里面可以什么都不穿(不怕走光的话)、腰带扎得宽松花式也很多、光脚穿木屐。和服的用料更讲究,高级材料像丝绸只用在和服上,浴衣讲究舒适一般都是棉质,不昂贵。

 

祇园祭:日本三大祭礼中最盛大的一个,时间是七月中旬,最引人注目的活动是叫“山鉾”的传统花车巡游及叫“花伞”的千人艺伎巡游。

 

 

03


 静雄的驻地在大阪,离京都说不上远,但交通并不是特别快捷。樱花纷飞的季节以后,他也没有去过几次京都,即使去了也是匆匆回程。

 

 想念樱也,却事务繁忙脱不开身,世界局势越来越紧张,静雄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做不完的计划,难得去躺京都,别说去祇园了,他的空闲仅仅能在驻地附近走走。这几个月没能去见樱也,静雄只能让副官帮他寄了几件小礼物去。

 

 七月上旬,静雄和一干士兵在收音机里听到了宣战演讲,小擦小碰的冲突终于变成战争被打响了。各地总指挥迅速开始集结部队向西海岸前进,新闻里每天都播放着港口国际轮渡出发的消息。

 

 很快大阪也收到了开拔命令,全军整装待发的时候,他竟然收到了东京发来的召见令,署名是平和岛大将。这种时候还要召见儿子去东京,总部难道很闲吗?静雄只得告了假前往东京去见父亲。

 

 “政府让战争狂人掌权,却要平民付出代价。我们除了武器精良之外,没有赢得这场战争的理由,只会徒增仇恨。”平和岛大将说,“原谅我的自私,儿子,我不希望你在这种无意义的战争上送命,你还年轻,在真正需要你的地方还有等你的人。”

 

 “我已经把你的档案调到后方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允许你上前线。”

 

 战争时期被调动到后方,对于一个在军校呆了七八年受到长时间爱国主义教育的军人来说,无疑等于当了逃兵。静雄自然是愤怒这样的决定的,但对于既是父亲又是上司的大将,他再不情愿也只得服从这样的命令,反对相当于违抗军令,也是令他无奈。

 

 七月底平和岛大将会带领最后一批指挥官西行渡海,在那之后留在本土的高级军官屈指可数了,战争时期即使要扩充领土,保卫本土的工作还是需要有人的,尽管这微不足道就是了。

 

 调动的同时静雄也被修改了任命,在政府机构负责整个近畿地方的行政工作。憋屈,他只是这样觉得。

 

 

 静雄在东京待了几天,并没有急着回去,反正现在他也不用赶着去集合了,在首都多留几天也无妨。当下正值炎热的季节,东京的女性都换上了清凉的浴衣,更有时髦的年轻人穿着新潮的短浴衣,把细长的白腿露在外面。静雄不禁对首都人民的开放而称奇。

 

 如果樱也把腿露出来……啊糟糕,想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鬼使神差地静雄还是买了一套短浴衣,“顺便”还买了一双和浴衣很搭调的木屐,并不是昂贵的东西,还是单纯地觉得适合樱也。橙衣红领,像夏日祭上的金鱼。说起来夏日祭也不远了,希望能看到樱也在夏日祭穿这件衣服啊。

 

 这样想着,静雄完全没个军人的样子开开心心地跑去邮局了。

 

 

 

百无聊赖的平和岛先生想着夏日祭可以到祇园见见樱也,而樱也,不,临也君已经被祇园祭忙得晕头转向了。

 

 作为祇园第一的艺伎,在花伞游行活动中自然又担负了重任。从一个月前他就开始在艺伎培训学校为参加游行的艺伎做舞蹈指导,除此之外还要带领排练整个祭祀中所有和艺伎有关的部分,工作推掉了很多,临也全心都扑在祇园祭上。

 

 战争爆发了,这样的祭祀活动可能是停战前最后一次了,无论是为了职业生涯还是发自内心,临也都希望能把自己的任务漂亮地完成。

 

 从大阪寄来的包裹临也拆开过,但他对“平和岛”并没有太深的印象,送礼物的人太多,他没有必要把每一个人都记住,再加上工作太忙,拆开的礼物放在抽屉里就忘记了。

 

 “这位平和岛先生,很喜欢你对吧?”波江小姐每次在临也拆开包裹时都要说一遍,而临也每次都用“不记得是谁了”来回答她,波江小姐觉得临也只是傲娇病犯了笑笑他也不再说什么。

 

 每天都在街上奔走的临也能感觉到,因为战争的缘故祇园明显没有以前热闹了,物资上还暂时没有出现短缺的情况,毕竟是有钱人养着的地方,但这样的优越日子也不会过太久了。四木先生来看他的频率也减少了,但财力上的支持一直没有削减,只有这种时候临也才会因为四木先生喜欢他而感到庆幸。

 

 

 祇园祭的游行活动很成功,萧条的街道终于在祭祀这几天变得像京都舞一样热闹了,甚至比京都舞还有更胜一筹,虽然战争引得人心惶惶,但好在祭祀的热情还没有被影响。来自附近几个地区的游人把大小路口挤得水泄不通,欢呼声震耳欲聋,从市中心一直堵到祇园。

 

 临也觉得很欣慰,原来一直以为像他这样的职业是不会有什么成就感的,每天都在各式各样的人类里周转,明明觉得对方可笑却还装做无所谓的样子,仅有的趣味都来自于对各种男人的观察。现在发现,好像也不仅仅是这样。

 

 不过这些人,也正是因为战争才抓住最后一次狂欢的机会来祭祀的吧,特殊时期没人会知道明天会被怎么样,也真是活得不由自主呢。

 

 由于大型的祇园祭才结束不久,夏日祭并没有按往日的规模举行,经济限制政府开始管控祭典的花销,所以这年祇园只是在中心街道上腾出一段大路作为商铺展位“意思意思”,烟花也缩减到原来的一半。烟花的费用都来自栗楠会,还多亏了临也跟四木提了这件事。

 

 静雄想要给樱也一个惊喜,虽然他并不太确定几个月过去了樱也对他的印象还有多少。他带上了这几个月配给的巧克力,准备当作礼物送给樱也,这样的食物在这种时候已经属于奢侈品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买得到。

 

 还有之前寄给他的浴衣。不过这可能要让静雄失望了,临也在那天推掉了所有工作,想独享长时间忙碌之后难得的清闲,还能逛逛庙会看看烟花,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了。

 

 

 祭典这天临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着,而是穿上了非常简单的男式浴衣,踩着波江小姐描述为“老男人才会穿”的毫无花色的木屐,放开一切形象和礼仪蹦蹦跳跳地在街上蹿。

 

 做回原本的自己感觉真是太棒了。

 

  

TBC.


过渡章。

100fo感谢静临的亲快来点梗啊!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