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ABO】情不知其所起 一往而深 03上

温馨向,秀恩爱


03  上

 

一身冷汗,斯雷因猛地从梦中惊醒,满脸泪水。胸口突突地跳着,他慌忙地往身旁摸去,直到碰到身边人温热的身体才安心下来。

 

伊奈帆抛下他离开的心痛真实得可怕,仿佛有人正掐着他的心脏要揉碎一般,后颈传来一阵刺痛,伸手去摸却什么也没有。他看向身旁的伊奈帆,对方仰躺着睡得很安详,微弱的光线从窗帘里透进来,在黑暗里勾勒出五官的轮廓。

 

斯雷因觉得伊奈帆好像是长变了一点,虽然对相识的时候对对方的长相的记忆并不是很清晰了,不过能隐约感觉到现在的他比以前更俊朗一些。尽管都是男人,由于二性的不同他们的外观特征上也有很明显的差异,伊奈帆比他肩略宽,手大,脸部棱角也更分明,自己则是皮肤白润,毛发也柔软,明明身高差得不多却给人感觉更小只一些。

 

呆愣着看了一会儿伊奈帆,斯雷因撑起胳膊在对方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缩回被子里却不想再入睡。最近他总是梦到和伊奈帆初遇的事情,不是美好的回忆,甚至让他有些害怕。

 

本来早该忘了,梦境却不断强迫他去记起。

 

 

 

四年前。

 

刚从国立语言大学毕业的斯雷因特洛耶特得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所属政府机关的出版社做外文书稿的编辑工作。对于他这样学历一般专业一般的应届生能得到这种相当于公务员待遇的工作实属不易,不过他也觉得自己算是投机取巧了。政府机关alpha居多,这类文书工作并没有alpha愿意做,正常的omega和beta也不会想要天天混在alpha群聚的地方,勇猛的斯雷因同学便认为自己机智地钻了这个空子。

 

入职的时候斯雷因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性别和显眼的美貌会带来怎样的麻烦,工作几个月和同事熟悉之后他才发现四周的alpha几乎都对他虎视眈眈,弄得他浑身不舒服。

 

真正让他陷入危机的还并不是觊觎他的同事们,而是那次决定命运的外派。出版社和政府联合出资赞助了在首都举行的多国军校优秀学生交流论坛,作为赞助方少有的外文编辑,自然是躲不过被派去当翻译了。

 

出发去首都的头天晚上,斯雷因无意间碰见在中庭整队集合的军校学生们,他们穿着衣领压得一丝不皱的白衬衣,下摆扎在裤腰里,宽阔的身板笔挺笔挺的,让他不禁感叹要是自己是alpha的话一定也能那么帅。尤其是站在领队身边的那位,大概是班长之类的吧,和其他人不同,他穿着全套军礼服,袖章肩章都别得一丝不苟,腰带系得有点紧,裤管笔直地延伸到军靴里被扎住。帽檐阴影下看不太清长相,只能隐约看到似乎是红色的眼瞳。

 

哟,那位赤瞳小哥好像还有点帅嘛。听起来领队似乎在强调着装问题正拿他当模特,模特小哥始终都视线平视前方,背脊直挺,敬礼的动作迅速又利落,看得斯雷因一愣一愣的,心里有点咚咚跳。

 

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第二天乘飞机出发的时候,赤瞳小哥就坐在他身边,还向领队申请了把他们的座位换到应急出口旁边。可惜的是,整个飞行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语言交流,赤瞳小哥只管玩自己手里的阅读器,看都不看他一眼。

 

斯雷因偷偷瞥到对方胸牌上写着“界塚伊奈帆  少尉”。

 

 

论坛为期三天,这过程中斯雷因的主要工作是跟领队一起会见各国代表,开会开会开会和吃饭喝酒吃饭。在军校论坛这种alpha遍布,尤其是强壮的alpha群集的地方,斯雷因始终都有点隐隐的担心。前两天都相安无事,第三天闭幕结束之后,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抑制剂用完了。虽然前两天他加大了用量,但清楚记得自己带够了的,包包里却怎么也找不到。

 

因为身体有点不舒服他没有和同行的学生们一起去聚餐,领队的电话打不通,酒店里也没有认识的人还在了。他准备去找酒店经理寻求帮助,刚打开们一股alpha的信息素味道侵袭而来,让他感觉更不妙了。

 

性腺发热,斯雷因走过的走廊留下了一丝丝omega的花香,视线有些恍惚,他停下来靠在墙上缓口气,忽然一间房门打开了,一双手从身后摸上他的腰,正试图解开他的皮带。

 

身后的Alpha气息笼罩了他,一瞬间的舒适感竟然有些失神。几秒钟之后斯雷因忽然反应过来,“啊”地尖叫一声从口袋里掏出化学喷雾反手向对方的脸喷去。

 

身后的alpha痛苦地大叫起来,立刻放开他去揉眼睛,斯雷因趁机向楼下逃命。

 

 原本状态就不太好,再加上刚刚被强烈的信息素刺激,斯雷因觉得脚步都迈不出去了,omega信息素的味道四处飞散,性腺的感觉更加清晰了。他感觉到注意到他信息素的alpha数量在增加,有一些正在向他靠近。

 

 这次完蛋了。他这样想,意识不太清醒了,脖子后面热得发疼,头重脚轻,只有alpha靠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听到走廊前后都传来了脚步声,绝望的心理侵蚀而来。强撑着身体看了看前面的转角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出现。

 

 “界……塚……?”

 

 无意识地说出两个字,斯雷因便失去了知觉。

 

 伊奈帆赶紧冲上前去接住了马上要倒地的斯雷因,调整了姿势把他抱起来。怀里的人全身都烫得可怕,由于alpha信息素的刺激和发情后长时间忍耐,他的体能已经支撑不住晕过去了。

 

陆陆续续出现了七八个循着味道过来的alpha堵在走廊里,他们似乎是认出了抱着omega的人是前几天在论坛上风生水起的日本少尉,是个厉害角色,一群人心里干急也不敢轻举妄动。

 

伊奈帆猜出了眼前这一干人的想法,他手上给了点力把斯雷因的头抬高,凑过去亲吻对方的嘴唇,伸出舌头撬开了齿关,当着一群alpha的面和斯雷因舌吻。斯雷因并没有清醒过来,但信息素的温柔感让他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伊奈帆的脖子,放开嘴唇后依旧保持着拥抱的姿势。

 

“抱歉,让我先得了,各位请回吧。”伊奈帆波澜不惊地吐出这句话,径直走过去摁亮了电梯。

 

把斯雷因带回自己的房间,帮他脱掉外衣躺在床上后,伊奈帆自己也脱掉了外套。他还一直穿着军礼服,刚刚抱他回来的时候肩章在对方脸颊上压出了一个小小的痕迹,看起来还有点可爱。

 

尽管经过了模拟训练,但这还是伊奈帆第一次直接接触到发情的omega,味道很纯净,比装在玻璃试管里的好闻多了,没有被标记,也难怪会引来那么多饿狼。

 

床上的人面色潮红,嘴里呢喃不清地发出轻微的哀鸣,两条腿在被子里难耐地磨蹭着,无意识地吸引着旁边的alpha赶紧犯罪。伊奈帆固然训练有素,但他也不是完全的圣人,更何况早在出发前他就注意到,这个omega长得真是该死的好看。

 

喝了杯凉水冷静了一下,伊奈帆掀开被子爬上床去,他知道发情的omega是不能放置不管的,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信息素去缓解对方的痛苦,通过信息素的交融造成结合的假象让性腺停止发情。

 

他把手肘撑在对方脑袋两边,低下去舔吻那人红润的嘴唇,刚喝过凉水的舌头带着冷气,可能让对方感到了舒服,张开嘴接纳了他的舌头,唇齿交缠发出了粘腻的水声。和自己的酒精刺激感很不同,对方的花香清新细腻,从嘴里直接钻到了大脑深处,平时运转如飞的脑神经竟然变得有些迟缓。

 

伊奈帆闭着眼沉迷在接吻的愉悦中,手抚上柔软的金发,把碍事的刘海往上拨露出了白皙光洁的额头。他理智里并不是很熟练于接吻技术这种事,但似乎是信息素受到了引诱,本能让他进入了狩猎状态,吻渐渐从安抚变得急躁。

 

忽然对方的呼吸开始紊乱起来,抓住被子的手猛地按上他的胸膛把他一把推开,吸入了毫无味道的普通空气伊奈帆才清醒过来。斯雷因醒了,确切地说是因为伊奈帆的安抚让他变得舒服找回了理智才醒了,可现在他的救星却撑在他上方散发着alpha信息素,两人嘴边还隐约挂着分开时牵扯的银丝。

 

斯雷因闻到了自己气息里带上了alpha的味道,心猛地一收紧。他想要标记我,斯雷因这样判断。现在的情况他毫无胜算,逃跑一定会激怒对方,这样自己的后果只会更惨。

 

“别怕。”压着他的alpha俯下身来贴着他的脸,轻轻说道:“虽然是第一次,不过我会尽量温柔一点的。”

 

然后还穿着衬衫的手臂从他背下伸过把他抱紧了,斯雷因的视野里只能看到半个深棕色的脑袋,他的视力还是模糊的,但听觉尤其灵敏。那个alpha说:“我叫伊奈帆,界塚伊奈帆,你呢?”

 

TBC.

 

小剧场:

伊:我叫伊奈帆,界塚伊奈帆,今年21岁,现在军衔少尉毕业之后就是中尉。有姐有房父母双亡,擅长料理,喜欢橘子味。虽然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过恭喜你即将成为我未来的老婆。我想要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最好,其他的搭配也可以只要是我的孩子我都喜欢。对了你喜欢多大的钻石,结婚蛋糕想要几层,婚纱喜欢什么款式的,喜欢和式装修还是欧式的?哦还有你叫什么名字?算了不管叫什么姓界塚都不会太难听BALABALA……

 

斯:这人好烦。

 

伊:第一次我会温柔的。

 

斯:你闭嘴啊啊啊啊啊啊啊!!!!

 


肉好困难,快给我推荐一点小片看~

评论(30)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