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圣诞贺+点文】麋鹿围巾与姜糖饼

点文:买奶茶的伊奈帆X奶茶小哥斯雷因
进展太快……

伊奈帆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今天稍微加了下班把这周的事情都做完了,只是想要把周末时间空出来。

天下起了小雪,他没有带伞,直接拉起了外套上的帽子将就一下,反正离一会儿要去的奶茶店也不太远。雪渣落在衣服表面后稍微有些融化,留下了星星点点的水迹,伊奈帆把手里提着的纸袋放到胸前护着,以免被雪水沾湿了。

  他要去告白了,在这个据说成功率最高的平安夜,向他喜欢了大半年的人告白。

  雪姐听说之后不出所料地露出“我养了二十几年的猪终于会拱白菜了”的表情,强烈要求在伊奈帆准备送对方的告白礼物里强加进了自己也要送的那一份并嘱咐伊奈帆必须要成功,圣诞节的早上她一定要看到伊奈帆把未来的弟媳带回来。

  那是当然的。伊奈帆不动声色地露出一个微笑,他对自己有九点五成的把握,剩下的零点五就当作形式上的谦虚好了。

  伊奈帆没有告诉雪姐他告白的对象是个男生,还是个外国人,如果雪姐知道了一定会喜忧参半然后炸翻天吧。


店里的客人陆陆续续减少,没有晚班的同事都一一向斯雷因道别,跟等待已久的恋人一起牵手离开。在平安夜轮值晚班,真是太不幸了,不过谁让他是唯一一个没有恋人的人呢,在这个充满甜蜜气息的节日里自然只有奉献自我了。

  斯雷因叹了口气,望着灯光璀璨的街道发呆。忽然他注意到了窗边的座位,那个位置平时都会有个相貌清秀的大学生带着笔记本电脑坐在那里,斯雷因知道那个人常点原味奶茶和橘汁蛋糕,知道他眼睛是少见的暗红色,知道他看起来冷淡笑起来却非常温暖,知道他叫伊奈帆。

  趁别人出门接电话,偷看了他的笔记本什么的,他才不会让他知道。

  伊奈帆先生昨天惯例到店里来的时候问了他平安夜怎么安排,值晚班的single dog当然是没什么可说的。虽然平时偶尔也会在伊奈帆先生来店里的时候说上几句话,不过也从未涉及到过彼此私人的事情,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呢。

  始终有点在意,毕竟,那是自己偷偷喜欢着的人啊。


  十一点半,附近电影院的夜场电影要开始了,今天的最后一批客人都已离开,斯雷因关掉了暖气和半个店面的照明灯,只留下柜台和制茶设备的电,一个人躲进了柜台后玩着手机。伊奈帆先生果然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吧,马上就要打烊了,他要么和恋人去约会要么也回家了,这么晚大概也不会再来了。

  “叮铃铃——”

推拉门上的铃铛突然响起来,斯雷因敷衍着说了声“欢迎光临”才按灭了手机从柜台后面爬起来。低着头的斯雷因敲着点餐系统的屏幕问对方要什么,却没有得到回答,问了两三遍后站在前厅的人才慢慢开口说:“斯雷因,都不看我一下吗?”

我的妈呀是伊奈帆先生!!!

斯雷因猛地抬起头来,刚刚还在想的人头上顶着棉衣帽子和冰渣站在他面前,用足以驱走他全身寒意的笑容看着他说:“原味奶茶。”


伊奈帆还是坐在他习惯的位置上,斯雷因贴心地打开了窗边的暖灯。做奶茶的时候斯雷因偷偷看了看伊奈帆,他抱着一个小纸袋,很珍惜的样子,大概是要送给谁的圣诞礼物吧,心里有点不自觉的落寞。

把玻璃杯放在伊奈帆面前,对方礼貌地说了声谢谢便请他也坐下来。

“太甜了。”

“诶?”

“奶茶。”

突如其来的“批评”让斯雷因有点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地站起来:“那、那我给您换一杯……”

“没关系的,你坐下吧。”迷迷糊糊的斯雷因让伊奈帆觉得有点可爱,琢磨着该怎么对他开口,斯雷因倒是老老实实的,刚刚懒散的作风一下子消失不见,与其说是乖巧,不如说是在他面前斯雷因显得比平时更加拘谨。

斯雷因穿着工作围裙,已经工作了一天衣着没那么整齐了,只有胸牌还端端正正地别在衣襟前。伊奈帆不禁脑补了一下他穿私服的样子。

啊啊,还是直说好了,明明有足够的自信,现在才来踌躇也是没必要了。

“斯雷因,圣诞快乐。”伊奈帆把纸袋放上桌面,“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

没有预料中兴奋的道谢,伊奈帆有些疑惑地看向斯雷因,对方涨红了脸,双手捂着嘴巴睁着天青色的眼睛惊讶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斯雷因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用敬语说感谢。

圣诞节伊奈帆先生会送自己礼物这种事情,斯雷因想都不敢想,他知道伊奈帆是附近大学的研究生,而自己只是个还在读语言班的蹩脚留学生,只在一边远远地看着他就很满足了。诉说爱意什么的,在他想来大概是不会有的,自己在伊奈帆先生的世界里不过是个普通的外国学生罢了。

一个人远在他乡,不知不觉伊奈帆先生就成了仅有的念想了。

“斯雷因?怎么了,很累了吗?”伊奈帆的声音传到放空的斯雷因耳朵里,他才回过神来,想要揉揉眼睛伊奈帆的手却先他一步碰上了眼角,“怎么哭了?你还好吗?”

竟然这样就哭了?伊奈帆先生可不要觉得我是个脆弱的人啊。

“伊奈帆先生……我没事,只是、只是太高兴了,谢谢您。”被伊奈帆触碰了斯雷因心里十分紧张,应该有好好表达谢意吧?

可爱死了,像只小猫。伊奈帆想着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换来更加惊异的表情,变成一只受惊的猫。

“不知道在你的国家能不能当面拆礼物……不过我希望你能把礼物拆开哦,我想你或许需要一些解释。”伊奈帆撑着下巴把纸袋推得离斯雷因更近一些,示意他打开袋子。

袋子里有两样东西,一盒像手工饼干,一条麋鹿图案的围巾。

“姜糖饼,是你家乡常吃的吧?”伊奈帆把透明的盒子打开,递到斯雷因跟前,“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卖的,就自己尝试做了点,尝尝看像不像家乡的味道。”

伊奈帆拿了一块递给他,姜汁的辛辣味和糖的甜味唤醒了味觉,一瞬间斯雷因觉得喉咙里哽得痛,鼻子酸酸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连伊奈帆问他味道怎么样的时候他也没止住眼泪,只是一个劲儿拼命点头。

“哪里不像要告诉我,下次做的时候能做得更好。”

什么啊,还有什么下次啊。别说这种话,我会期待的。

“还有这个,是我姐姐要送你的。”伊奈帆起身走到斯雷因旁边示意他站起来,然后把围巾温柔地围在碧眼小猫脖子上。

“伊奈帆先生的、姐姐?”斯雷因有点哽咽。

“是,我亲姐姐,你可以跟我一样叫雪姐。”伊奈帆保持着系围巾的动作,顺势将斯雷因拉近了些,他能感觉到刚刚哭了的人湿润的呼吸,抬起他的脸深深地看进那对宝石般的眼睛里。

“我姐姐交代我,明早上她一定要见到未来的弟媳,所以我今晚必须拿下。”

“伊奈帆先……”

“我喜欢你,斯雷因。”


“砰!”远处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零点了,无数恋人在雪和烟花的见证下亲吻彼此。斯雷因并没有和伊奈帆亲吻彼此,因为他的脑袋里也炸出了一朵烟花,令他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退了几步。

伊奈帆倒是不着急,在原地饶有兴致地看着面红耳赤的“未来弟媳”。

斯雷因把脸藏在围巾里,好久都不说话,伊奈帆有点担心是不是闷太久把脑子闷坏了。半晌斯雷因才从围巾里露出绯红的脸颊,深吸一口气问他:“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你?”

“为什么不呢?我从没告诉过你我叫伊奈帆。”

你以为我没有发现你偷偷看我笔记本,没有发现奶茶和蛋糕的分量比别人大,没有发现你跟我说话时脸有一点点红,没有发现你以为我今天不会来了而沮丧的表情?我为什么肯定,因为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啊。

早就回忆不起来先后顺序,大概命运让我们本来就该相爱的。

“好了,告白成功。现在请斯雷因给你的新男友一个爱的拥抱吧。”

“我还没说话啊!”

“来来,不用害羞。对了,夜场电影才刚刚开始我们也去约会吧。”

“伊奈帆先生!”

“叫伊奈帆就可以了。来,抱抱。”

“……伊奈帆。”

张开双臂等了半天的伊奈帆终于抱进了有温度的身体,一手环着腰一手搂着背,把对方完全圈在怀里。斯雷因乖巧地窝着,伊奈帆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也无所谓了,斯雷因的手也紧紧地抱着他,这就够了。

伊奈帆看到店门玻璃上映出他们相拥的影子,才发现自己也可以笑得这么幸福。

“伊奈帆,圣诞快乐。”

END.


话唠伊奈帆……
姜糖饼是北欧小吃,麋鹿图案也是来自于北欧~

因为这个梗挺适合圣诞夜的所以断网的我赶着在手机上写出来的,困瞎啦,有些不太细致的地方请装作没看见!看在我写得眼睛快瞎的份上请大家赞我安慰我困倦的心灵吧……

评论(3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