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突然好想你 09

还有人记得这个坑吗!

摸不出奈因两口子的心理不知如何展开所以拖延至今


09

 

  伊奈帆不再给斯雷因写信了,事到如今,该说的想念和祝福都表达得差不多了,那些承载着他深深爱恋的信都密封起来,将会永远留在这个充满斯雷因影子的城市。

 

  他申请好了期末免试,办好了所有毕业手续,房子也跟房东说好了退租,要带走的行李也打包装箱完毕,明早起来去办了托运,就真的和这里告别了。他和刻骨铭心的恋人相知相遇相爱的城,曾经牵手拥抱亲吻的房间,一起流汗高潮相拥入眠的床,早就该,在身边再也没有那道金色的身影的时候就该,都该放弃了。

 

  斯雷因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走的东西都装在箱子里,堆在楼道上,伊奈帆有点苦恼怎么处理。

 

  在门边站了一会儿,伊奈帆掏出手机找一个没有保存的电话。

 

 

  斯雷因不再给伊奈帆写日记了,当意识到伊奈帆要走的消息是从别人那里知道的时候,他就把放在书架上随手可拿的、带锁的本子收起来了。

 

  还有一个月时间,伊奈帆再忙碌,一起吃个饭的时间还是有的,如果是自己去约,伊奈帆那么心软的人是不会拒绝的。只是跟他说再见,希望他一切顺利,这样而已。

 

 

  哈库莱特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皱着眉头,忽而又按亮了,打开斯雷因的对话框发了个音频文件过去。几秒钟之后“嘟嘟”的发送成功提示音响起来,斯雷因的头像后面冒出一个红色的“1”。他没有点开看斯雷因的回复,直接关了机。

 

 

  “斯雷因他,特别傻,读书的时候看起来脑子挺好使,却单纯得要命。”

 

  斯雷因打不通哈库莱特的电话。

 

哈库莱特发给他一段电话录音,他不知道为什么伊奈帆要给哈库莱特打电话,更不知道哈库莱特是抱着什么心态把通话录下来的。伊奈帆的声音很低沉,有点沙哑,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感冒了,总之他每说一句话斯雷因心里就抽痛一下。

 

  就像很多次熟悉的那样,伊奈帆从后面抱住他把下巴放在他肩上跟他说话,热气吹着耳朵要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听筒里的声音没有本人那样圆润,却也足够让他感觉到像伊奈帆真的在耳边说话一样。

 

 

  “他喜欢吃甜食,牙不太好,让我给惯坏了,要监督他晚上好好刷牙。”

 

  斯雷因默默地放下了准备当晚饭的奶油蛋糕。本来准备点外卖的,回家路上刚好碰到伊奈帆常给他买的甜品店有会员买一送一活动,虽然一直都是伊奈帆在买会员卡却是用的自己的名字。

 

 

  “吃东西有点挑食,汤汁鸡蛋卷很容易打发他,大致按一般的做法来就可以,秘诀是在浇汁里放融化的冰糖浆,一定是要冰糖不要白糖,白糖的他不喜欢。”

 

  才没有不喜欢。白糖也好冰糖也好,只是自己故意要捉弄伊奈帆才说的,伊奈帆做出的蛋卷口味再花哨,始终都是自己喜欢的味道。大概也只有他才会为了将就自己无理取闹的要求花时间去把冰糖融化了。

 

 

  “橘子要剥好的他才吃,不然放坏了都不自己剥。两个人工作都忙的时候还是要监督他吃饭,不能光吃零食必须吃正餐,就算撒娇也不能妥协。”

 

  伊奈帆真是啰嗦死了,明明就觉得我是个大麻烦。斯雷因破罐子破摔地想。

 

不要管那么多不就好了。橘子什么的,只有伊奈帆才会细心地把粘在果肉上的皮和筋都撕掉只留出全是包裹着果汁的部分给他吃,故意装怪不剥橘子只是想看他装作生气最后还是一脸温柔地代劳的样子。

 

 

  “容易被感动,看电影都要哭,虽然他不会承认就是了。他很怕寂寞,不要离开他太久,长时间不在身边的时候一定要保持联系。”

 

  每次伊奈帆去其他城市参加比赛或者会议的时候都会忙得忘记了跟斯雷因联系,短期也是四五天,总是到最后一天才想起家里还有个人在等他的电话,手机和通讯里全是斯雷因发的“愤怒”的小人表情。每每这个时候斯雷因就会生气地故意不接或者挂掉,却又一个人在这头隐隐担心伊奈帆会不会不理他。

 

  最后让步的次数,他和伊奈帆一半一半。

 

 

  “让我再想想还有什么……抱歉,很久没在一起生活了有些事情都记不太清了。”

 

  “对了,和他去欧洲旅行吧,虽然生长在日本,他一直都在说想回家乡看看。以前总想着先把手头忙完将来总有时间去的,现在我已经没机会了。”

 

  斯雷因觉得下巴痒痒的,好像有什么热热的东西顺着脸滴下去了,在地板上砸出一滩水渍。

 

 

  “以后,斯雷因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对他好,别像我一样老惹他生气。”

 

  果然你最后还是不要我了。

 

 

  “再也不想看到他难过了。”

 

  手机“啪嗒”掉在地板上,屏幕闪烁了几下暗下去,斯雷因没有去捡。摔进被子里把自己紧紧裹起来,被子是陌生的浆洗剂味道,没有酸酸的橘子洗衣液味道,没有爱人的热度。斯雷因攥着布料张着嘴无声地哭泣,直到憋得喘不过气才猛地掀开,重重地吸了一下鼻子。喉咙哽痛,长长的睫毛被泪水粘在一起看不清视野。

 

  伊奈帆、伊奈帆……

 

  等斯雷因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站在伊奈帆家楼下了。确切地说,是他们曾经共同的家。

 

  其实斯雷因住得并不远,伊奈帆本身就宅,加之他刻意的回避,所以会偶然碰见的几率很低。

 

  那个熟悉的阳台透着光,晾衣杆上什么都没有,原来放着几盆植物的位置也是空荡荡的,如果不是开着灯斯雷因几乎都要认为伊奈帆已经走了。

 

  曾经无数次地,他也在这里等候过,等晚归的爱人过来用焐热的手拉起他冻僵的手,“我回来了”“欢迎回来”这样的对白就像白开水一样稀松平常,然后他们再牵手上楼,在没有灯的楼道上躲避恶作剧的亲吻。

 

  所以自己跑到这里来是自讨苦吃嘛,斯雷因苦闷地想着蹲下午抱紧了膝盖。好冷,出门的时候穿着家居服就出来了,在这种天气里跟裸奔的温度估计也没什么差别了。

 

 

 

  伊奈帆也不懂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打电话的,挂了之后他还回想了好几次自己有没有说出失态的话。手机灭了又按亮,在斯雷因的名字上徘徊了好几次最终也没按下拨号键,伊奈帆有点自暴自弃地把手机扔在床上。

  

  外面风刮得有点大,阳台的玻璃滑门被吹得哐哐作响。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想要去打开滑门,明明外面就刮着刺骨的寒风。最终他是这么做了,想着反正也是最后一次看看这扇窗外的样子了。

 

  对街公园路灯下一个蜷缩起来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下意识地想说“谁啊大冷天的还在外面游荡”,突然一下觉得那颗金色的脑袋无比熟悉。拼命压下心里潜藏的想法,伊奈帆跌跌撞撞地跑进屋去找手机,明明刚刚扔到床上现在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返回阳台,那个身影还在那里。伊奈帆松了口气,随即咬咬牙,打开门摸索着昏暗的楼道下楼去。准备搬走的东西都装在箱子里堆在楼道上,楼道原本就不宽敞,对于一个夜盲症人士来说更难走了。

 

  碰倒了几个箱子,踢翻了几个盆栽,伊奈帆觉得如果慢慢摸着走大概是不用被撞这么多下的,但他又怕等重新看到光亮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自己一定是中邪了。

 

 

 

  天下起雪来。

 

冰渣子夹在风里吹进了埋着头的斯雷因的衣领,他打了一个寒颤,起身把滑到衣服里的冰渣子抖出来。刚刚弄完抬起头,就看到楼梯口冲出一个人来。他发誓那个人一定不是伊奈帆,多半是因为自己太想他而且冻傻了。

 

那个人顶着一头乱蓬蓬的棕发,脸上和衣服上沾满了灰尘,头发上还沾着一缕蜘蛛网在风里飘啊飘。熟悉的红眼睛瞪着他,斯雷因说不出来那里面有些什么样的感情,反正,看着对方那副样子伊奈帆的好形象是彻底崩塌了。

 

他“噗哧”地笑出声。

 

“在干嘛啊,弄成这幅样子……”他穿过马路往伊奈帆的方向走过去。

 

伊奈帆怔怔地看着斯雷因向自己走来,路灯把他的头发照出一个橙黄的光圈,满脑子的话突然一下全都消失不见,他觉得现在如果能把这个人抱进怀里那他就什么也不想说了。

 

“……”

 

“……”

 

“你好。”伊奈帆硬生生地憋出一句。

 

背着光看不清斯雷因的脸,伊奈帆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在四处乱看,他猜想斯雷因可能在脸红。

 

“斯雷因。”

 

“嗯。你……最近怎么样,这么大的事,都不联系我。”斯雷因深呼吸,尽量平复声音里的颤抖,他不知道伊奈帆有没有听出来。

 

“如你所见。”伊奈帆低头拍掉头顶的灰和蜘蛛网,“不是太好。”

 

“是、是吗。”

 

伊奈帆注意到斯雷因穿着单衣和拖鞋,缩在衣袖里的手指冻得通红,才猜测到这个大笨蛋应该是直接就从家里跑出来了,连衣服和鞋都没来得及换。外面这么冷,要不要让他到家里去?

 

“诶?那、那好吧。”斯雷因说。

 

伊奈帆忽然发现自己把心里的想法说出了口,他也不是会慌张辩解的人,就顺着斯雷因的话说下去,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昏暗的楼道。

 

一只冰冷的手摸到伊奈帆胳膊上,然后顺着手臂下去牵住了手,斯雷因的力度很轻,像如果伊奈帆稍有一点动静就会马上放开一样。伊奈帆回握过去,紧紧地攥住,斯雷因明显地顿了一下,随即也握紧了那只牵着的手。

 

熟悉的场景,两人都沉默不语,安静的楼道仿佛能听到咚咚的心跳声。

 

打开门房间里的暖气袭来,斯雷因打了个颤儿,刚刚飘到身上的雪花在暖气里融化,几分钟衣服就变得湿漉漉的。

 

“去泡个澡吧。”伊奈帆说,看到斯雷因瞪大的眼睛他又补充道:“雪化了,你会着凉的。”

 

“但是我……”

 

“你还有些没带走的衣服,不过我都装在箱子里了,你去洗,等会找到了我给你放在门口。”伊奈帆轻声说道,提起过去的事就像在谈论天气一样没有什么语气的起伏,斯雷因倒是希望能从里面分辨出他的情绪来。

 

浴室还是那个浴室,这个家里的一切他都和以前一样熟悉,无论是家具的布局还是浴缸不好扭的水龙头,一切都和他还在这里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甚至照明灯少了的那一颗灯泡伊奈帆也没有给它换上新的。

 

就像,他们压根儿就没有分手似的。



TBC.


抱歉我记得我说过这章完结,然而

所以凑个整,第十章完结好啦~

今天一看发现200粉了,可我无力提供点文福利(其实就是百粉点的都还没解决完)……所以就更个3500+给这个万年坑……

希望各位看官还愿意给我心【嘻

评论(3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