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干完这一票我们就回去结婚吧(龙族paro)

午间摸鱼一小时



斯雷因醒了,但他睁不开眼,似乎右眼被什么黏糊糊的液体粘住了。一双手紧紧地环在脖颈后弄得他很不舒服。

黏糊糊的液体还在缓缓地流动着,从他的额头经过眼睛然后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有腥味,是血吧,他想。

螺旋桨和风的轰鸣声逐渐靠近,附近的金属碎块和玻璃渣子也跟着微微颤动起来,斯雷因感觉自己在慢慢清醒,大腿上的痛觉隐隐地开始爬上来。

尼伯龙根。

死侍。

伊奈帆?!

碧色的双眼突然睁开,他想起来了,刚刚他们还被困在尼伯龙根里和死侍你追我赶,伊奈帆开着越野车,他在旁边给枪装上水银弹。然后?似乎晕过去之前他看到他们冲出了盘山公路的护栏,伊奈帆扑过来护住了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救援的直升机在喊话,他听见了却无法回应。车顶都快被压扁了,车内空间太小他根本不能动,伊奈帆还把他抱得死死的。更重要的是,伊奈帆的心跳声越来越小,他不知道在救援发现他们之前他能不能坚持下去。

他的手还能活动,几乎没有受伤。伊奈帆正面抱着他如果不出意外……斯雷因顺着伊奈帆的腰摸下去,意料之中地摸到了枪,摸索着上膛。

直升机越来越近,斯雷因把枪口抵着车顶砰砰地开了几枪。所幸救援队没有太蠢,听到枪声没多久就发现了他们,他看到几个影子从绳梯上跳下来急匆匆地向他们跑近。

看起来不会死在这里了。斯雷因绷起的神经又松了下来,这时候他才感觉到一股悲伤的情绪猛地涌上心头。

“伊奈帆……?”

即时早就失去意识,伊奈帆还是紧紧地护着他的头,一点儿也没放松。身体相贴,可斯雷因丝毫感觉不到传过来的体温,听不到熟悉的呼吸,甚至他现在都看不到伊奈帆的脸。

压扁的车顶被拆开,斯雷因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推着他帮他稍微坐起来。

他才知道,伊奈帆保护了他,远远不止护住头那么简单。

碎掉的玻璃渣嵌进了伊奈帆的皮肤,脸上都是斑驳的伤痕,左眼重伤,是伊奈帆的血流到了他脸上粘住了眼睛。一根折断的钢筋从后腰插进前腹穿出,而他刚刚摸枪时恰好避开了这里。

而他自己,除了大腿割伤失血之外,几乎没有受伤。

几乎崩溃地,斯雷因的眼泪夺眶而出,他颤颤巍巍地伸手去拈走伊奈帆脸上的玻璃碎屑,凝固的血液把头发和眼睛上的伤口粘到一起,触目惊心,斯雷因强忍着不适感,把头发一根一根理出来。

“特洛耶特专员!”医疗班抬着担架边跑边喊,救援队架着他就要往担架上放。

斯雷因一边挣扎哭喊着“先救他先救伊奈帆”一边扶着狰狞的越野车碎块想要把伊奈帆抱起来。可惜他几乎没有力气再抱起这么重的一个人了,尝试了几次都失败,最后干脆抱着伊奈帆不撒手了。

救援队和医疗班面面相觑。他们得到的命令是营救斯雷因特洛耶特专员,至于界塚伊奈帆可救可不救,而特洛耶特专员现在却……

“我是组长。”他们听到斯雷因哽咽地说“我是组长,听我的,救伊奈帆……”



“干完这一票我们就回去结婚吧。”出发之前伊奈帆这样说。斯雷因毫不留情地嘲笑了他的flag,就像他们往常无数次一起出任务一样。

不太一样的是,这次伊奈帆丢了一个小盒子给他,里面是一枚亮晶晶的婚戒。


tbc

不是新坑,只是摸个鱼~

一小时到了我去睡午觉……下次再继续(当我不想学习的时候)


评论(1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