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奈因ABO】情不知其所起 一往而深 04

 *诈尸

 

04

 

 “自从换了工作,我就没了早上。”斯雷因每次都这样形容自己。

 

 他们的早晨大部分都是伊奈帆起床洗漱做早饭,把斯雷因捉起来吃掉早餐之后自己才去研

究所上班,而明明已经起床吃饭了却依旧醒不过来的斯雷因还要回去再睡两个小时。

 

 因为不堪alpha的骚扰从出版社辞职后斯雷因选择了做一名自由作家,窝在家写写博客写写小说,偶尔装一下文艺青年拍个个人写真什么的,俨然一副小资情调。伊奈帆偶尔笑他与其说是自由作家不如干脆承认自己是网红算了,文笔忧伤皮相佳,斯雷因每次都要暴跳起来表示自己是实力派然后又和他扯销量大业。

 

 距他出版第一本书也有两三年了,在年轻人的圈子里算小有名气。这两个月新书发行之后还安排了全国巡回签售,一副青春文学圈小鲜肉的派头。

 

 他以为他没告诉伊奈帆最近的梦伊奈帆就不会知道然后瞎操心,但他忘了伊奈帆能从他脸上每个细微的变化判断他的身体状况,即使是作为alpha的习惯。精神不佳,眼下淡青色的痕迹,紊乱的信息素味道,一看就是没休息好,但伊奈帆以为是因为新书的事情斯雷因在焦虑,除了嘱咐他中午要睡午觉之外自己也没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他们已经计划好了,等斯雷因的签售结束,两人一起去南方的海岛上过新年。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们一起去过最远的地方大概就是春天去郊区的公园看过樱花,除此之外几乎没有过什么一起旅行的经历。

 

硬要说的话,在一起之前倒是有过。如果那也算的话。

 

 

 

重逢的桥段要怎么讲才能不俗气呢,斯雷因写作的时候想过无数次这个问题。然而重逢就是俗气的,也是浪漫的,还是措手不及的。

 

就算两年没有见过,他看到那双红眼睛的时候立马就认出来了是界塚伊奈帆。那时他身上挎着相机,左手拿着一袋干苔藓右手举着手机,正蹲在地上在和盯着他手里食物的一只小梅花鹿自拍,界塚伊奈帆想伸手摸摸这只小鹿时,斯雷因刚好抬头对上他的眼睛。

 

吓他一跳没站起来,一屁股坐到地上。不可能这么巧吧,一瞬间他是这么想的。

 

对方神色一愣,这显然是也认出他来了。持续了几秒钟的大眼瞪小眼,斯雷因爬起来落荒而逃,而界塚伊奈帆几乎也没有犹豫地就追了上去,这一追,就从奈良一直跟着斯雷因到了大阪。

 

虽然发生过不愉快的事,可斯雷因不得不承认界塚伊奈帆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在大阪把镜头磕坏了,伊奈帆什么也没说就给他换了个新的;半夜突然想吃拉面烤肉,他也能骑着车去市区想办法给他买;在山上等着拍星轨冻得瑟瑟发抖,他还坚持把唯一一件大衣留给他。

 

有时候他也觉得,界塚这个好人当得过分了。

 

当然在界塚粘着他跟到第一站时就给他为两年前的事情道了歉——斯雷因才知道他是半夜接到了紧急集合令,赶去边境执行机密任务,所以不辞而别连队友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反正他们只知道界塚少尉突然回来就已经是界塚少校了。

 

都过去这么久了他早就没在耿耿于怀了,更何况本来也是界塚帮了他大忙,原本就没打算要因为这事记恨他的,只不过是有那么一点点气他撩完就跑,就一点点。

 

所以当伊奈帆对他说“今晚月色真美”的时候,他甚至怀疑了他的动机——他真的以为伊奈帆对他好只是因为对过去的事心有愧疚,没想到对方心里小算盘打得哗哗响,早就准备好要把他拐回家了。

 

后来斯雷因才觉得他们俩在某些方面真是绝配,比如他刚听到伊奈帆的告白,当天晚上就悄悄消失了,就和当年伊奈帆的消失如出一辙。不同的只是他面对不了,只能采取逃避的方式。

 

然后?斯雷因想起来真是觉得自己蠢得可以,身份证一在酒店联网登了记,这个在公安部里熟人一群一群的界塚伊奈帆分分钟就赶了过来,捧着一大把玫瑰直愣愣地杵在酒店大门口,斯雷因硬是没突围出去。

 

大厅的音响放了他最喜欢的英文歌,他不知道界塚伊奈帆是怎么知道的;那人从玫瑰花里摸出一颗他一直想要的、已经停产了的旅游纪念币,他也不知道界塚伊奈帆是从什么地方搞到的——从收藏家手里买的话确实是个不便宜的价格,而且人家还不一定卖给你。

 

他没接受也没拒绝,他看到界塚伊奈帆靠过来,这种场合下就是应该发生一次甜蜜的接吻,然后两个人在祝福声中拥抱对吧?而界塚只是在他耳边说了句“玫瑰给你,箱子给我,我帮你提”。

 

哼,你以为我这么简单就跟你走吗。斯雷因被伊奈帆牵着手的时候都还一路在想,等他们上了新干线,他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和伊奈帆一起朝新芦原方向前进了,心里一阵呵呵,计划着一下车就逃离这个地方。

 

可惜的是,他下车就忘了自己的计划,并且从此以后再也没逃离出去。大概是因为出站时伊奈帆回头看他那一眼,他的理智小人儿就被喜好美色的小人掐死了——他这辈子还没被那么充满爱意的眼神看过。

 

 

 

 

伊奈帆对这次的旅行期待满满,他甚至都在想要不要给斯雷因一个惊喜把当年抱花勇闯酒店的场景再重演一遍。而斯雷因现在并没有空闲去想旅行的事情,巡回签售马上就要启动了,他知道这两个月他要在全国各地奔走,没有空档的话,就不会回来和伊奈帆见面了。

 

他知道伊奈帆心疼他每天都挂着黑眼圈,温柔的爱人总是想办法给他做点爱吃的菜让他少做点儿家务,对着电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时过来抱抱他让他早点儿休息。也有问过他有没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要给他讲,斯雷因也只是摇摇头说没什么事。

 

伊奈帆这么好,他真怕有天这分温柔会用到别人身上。

他突然不想去签售了,不想离家这么久,总有种感觉在告诉他这段时间他和伊奈帆的关系会出现转折,往好还是往坏,他不知道。

 

巡回签售启动前一天斯雷因得去东京开发布会,出发那天正好周末,伊奈帆开车把他送到出版社的地下停车场,等着他的责编过来接他。

 

“该睡觉就睡觉,该吃饭就吃饭,不许乱来。”伊奈帆从后备箱里把斯雷因的行李箱拿出来推给他,一边絮絮叨叨地交待着,“我会让山田先生监督你的。”

 

山田是斯雷因的责编,一出了门就成了他的大保姆,在伊奈帆的压迫下。山田是编辑部里为数不多的知道斯雷因的男朋友就是界塚少校的人,一个稳重踏实的beta,几次为了帮斯雷因办点事而和伊奈帆联系过慢慢就熟悉了,在斯雷因身边的人里算受伊奈帆信任的。

 

“知道啦,老妈子。”斯雷因嘟囔着。

 

“光会嘴上说,我还不知道你吗。”伊奈帆把他拉过来抱进怀里,斯雷因也自觉地抱住他的背,“回来自觉检查体重,说说瘦一斤准备怎么罚?”

 

“你烦哪。”

 

“就烦你,让我亲一个。”

 

“干嘛呢你,等下……”出版社车就开过来了让大家看见多不好。

 

还好伊奈帆没黏糊糊地亲他,只是吻了嘴唇就分开了,刚亲完他就看到停车场对面的商务车朝他们闪了灯,山田先生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他们。

 

“行了,走了啊。”

 

“好。”伊奈帆又擒住他吻了一下额头,“记得抑制剂,有事马上给我打电话。”

 

“嗯。”斯雷因脸红红,胡乱挥了挥手就拖着箱子爬上了车。

 

伊奈帆一直目送他们的车消失在出口的上坡上才收回目光,按亮屏幕看了看时间,桌面上的斯雷因举着小蛋糕笑得开心。他也微微笑,像宝贝一样把手机揣回口袋驱车离开。


TBC.


昨天更了但tag刷不出来,删了重发一次

麻烦看到的宝宝告诉我是不是tag刷出来的!

评论(2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