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春

除了秀恩爱偶尔也想写正剧和原作向(随便说说而已)

【静临】野有蔓草 16

16


平和岛静雄的确不是个温柔的人,或者说这个词跟他压根儿就没什么关系,学生时期就跟同期生经常动手,多打几架名气就出去了,也没人再敢来挑他。进了部队成熟一点不再仅仅依靠暴力解决问题,但凶习惯了那眼神还是让周围的人觉得毛毛的。

 

  过去的二十几年也没多少接近女性的机会,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喜欢的人,人类天生的那点儿柔情慢慢地就找不见了。

 

  遇到临也的时候,静雄也没想过跟他发展出更亲密的关系,更别说考虑到“以后的事”这么遥远的地步。但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偏偏就是他,在静雄白纸一样的感情世界里一笔一笔地写满了故事。

 

  来自盲区自我里的温柔,好像也一点点漫出来了。

.

.

.

  从学校出来临也突然说不想回指挥部了,静雄挑了挑眉也没反对,他们便沿着街道越走越远,准备折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发暗了。

 

  “住旅馆啰。”临也说。

 

  由于大阪还是政军重地,平时往来的商人政要不少,大多数旅馆有幸没有被关闭。立春刚过,借口过节日的人们还在家里逍遥,这时候旅馆几乎没有客人。

 

  临也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静雄坐在院子的走廊边上抽着烟,他似乎在认真地思考什么问题,临也走到他背后时竟然毫无察觉。

 

  刚沾过水的手在冬天很快就凉了,临也把手偷偷从后面伸进静雄脖子里,冰得他立刻缩起脖子大叫起来:“啊——!!”

 

  听到静雄大叫临也玩得更来劲儿了,索性把两只冰手都伸了进去在静雄宽厚的背上乱摸:“静雄你背后这么容易被人接近,如果我是来暗杀你你已经死好几回了哟。”

 

  “你这杀伤力还能暗杀我?”

 

  静雄一左一右抓住在背后捣乱的手,一带巧力就把人从头顶上翻过来,然后双臂一搂,临也稳稳地落在怀里。

 

  冰凉的手环紧了他的脖子,静雄把人的手捏在一起,塞进自己的浴袍里。

 

  每次都在奇怪的地方表现出亲密呢,静雄。临也往他身上靠了靠:“回房间吧。”

 

  静雄在走神,临也发现了,今天已经出现好几次他自顾自地发愣或思考,有时候要叫他好几声才听得见。现在他又神游了,坐在桌边摁掉了烟头,结果一直保持着摁烟头的动作,那根烟草卷儿都要被碾碎了。

 

  我可不是要看你发呆才要求住旅馆啊。临也心想着,突然开口叫道:

 

  “旦那。”

 

  静雄吓得手抖了一抖,不确定地问:“你叫我什么?”

 

  “叫你旦那啊。”他拿掉静雄手里的烟头,按着他的肩让他坐在床上,自己爬上去跨坐在静雄大腿上。静雄有点招架不住这个坐法,偏过头去不去看他。

 

  临也低头吻了他,很浅,只是嘴唇相碰,轻轻地磨蹭着。

 

  “现在你是我的旦那嘛。”临也轻咬着他的下唇,换着方向吮吸,边亲边呢喃:“今天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没有人会来打扰……”

 

  “所以我们不好好地做点什么吗?”

 

  静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理解错临也的意思,反正那人紧紧地按着他的脑袋和他接吻,属于临也的淡淡的香气充满了鼻腔,温热的身体越贴越紧,按着脑袋的手慢慢下滑,最后松松地搭在了脖子上。

 

  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对调,临也被他圈在手臂和床的狭小空间里。

 

  “关灯……”临也在接吻的间隙好不容易挤出两个字。

 

  这个绵长的吻的确是他挑起的,论技术可能静雄并不会在他之上,但他差点忘了这个人肺活量大,体力惊人,还会使蛮劲儿。过不了多久他换气就换不均匀了,只能勉强跟上静雄的节奏。

 

  灯光暗下来,他轻轻地推了推静雄,那人才把他放开,转而轻啄着他的脸颊和耳朵。

 

  静雄似乎不敢把手上的力气放下来,依旧撑着胳膊给临也留出个空间,两具身体间始终保持着不相触碰的安全距离。临也眼神暗了暗,揽了一把静雄的腰,静雄一惊没料到他会有这个动作,顺着临也的力气腰腹就贴了过去。

 

  自己的略微抬头的下身突然抵上对方软软的大腿,静雄尴尬到爆炸,不知道是该解释,还是该怎么样。同为男人,临也又不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没关系,你不要乱动。”临也贴着静雄的耳朵轻声说,他轻喘着,听起来也不是像静雄以为的那样镇定。

 

  “抱歉,我……”

 

  “嘘。”一根手指点在唇上,静雄不得已噤了声。

 

  临也开始动手解起了静雄的衣带,浴袍本身就穿不了多紧,带子一松就垮下来,在两个人摸索翻身的过程中被脱掉。

 

  “你也……帮我解开……”几乎只用了气音,热气随着说话喷在静雄脖颈边,挠得他痒痒的。

 

  静雄几下就把临也从衣服里剥出来。虽然没开灯,只借着窗外的微光静雄也可以感觉到临也身上的皮肤白皙光滑,在昏暗的环境里比周围的事物都显得要亮,几乎还有点发光的意思。

 

  除开了衣物的阻隔,真正肌肤相触的时候,那点儿温热越发地烫人。静雄还有点不太好意思,他想自己可能是脸红了,但临也摸起来的手感实在是让人停不下手,他在腰背上流连,轻轻一带,一个翻身,把临也转到了上面。

 

  临也不像他那样还要在两人之间撑开距离,整个身体都压下来,严丝合缝地贴合着。最关键的部位也是。人的本能不需要言语,这是要发生什么的暗示,两人心知肚明。

 

  “迟早都要做的,旦那。”临也在静雄下巴上啃了一口,“今天时机很好不是吗?”

 

  “你别……”叫我旦那。

 

  其实静雄不想让临也这样称呼他,每一声呼唤都在提醒着他,他要担起许诺他下半生的责任。可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护他,能不能给他一个安定的生活。

 

  “不喜欢我这样叫你?”临也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踌躇,把脑袋靠在静雄肩上,手指把玩着他的耳垂,“平和岛静雄,平和岛君,静雄,静雄先生……这些名字都有人叫,我不要和他们一样。”

 

  还撒起娇来了。

 

  “就、就像以前一样叫名字也可以吧……”

 

  “小静?”

 

  “哈?”

 

  “就叫小静了!”临也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突然兴奋起来,捧起静雄的脸亲了一大口。

 

  “这不是女孩子的名字吗!”

 

  “只有我会叫你小静。”临也笑起来,“你就是我的女孩子咯。”

 


TBC.

评论(14)

热度(33)